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大道无形寻妖 > 第六十五章 木人老兄
    刚才看到的争斗如梦如幻,钻过那铜镜也是身临其境。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

    苏北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看到的景象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破阵时候的附带效果?

    现在也来不及细想。

    他睁眼就看到众人都倒在地上,其他人都有不死之身,应该不用担心。

    急忙去探老道的气息,还有气,不错出气多而进气少。

    那邋遢老道猛然睁开双眼,嘴里喷出几大口鲜血。

    崔九州用微弱的气息说道:“屠子背篓……背篓里有十全大补丹,先……先给老道吃,老道元气快耗尽了。”

    屠子听了,几次想挣扎着从背篓里取药,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苏北山急忙从背篓里拿出十全大补丹给老道喂下。

    虞公禄躲在角落里,满脸惊恐地说道:“小山子怎么你没事?哎呀,方才光芒大振,两股巨大的力量挤来推去,把我都快撕裂了,当真吓死我了。”

    苏北山也顾不上理他,忙着搭救众人。

    吃了十全大补丹,众人挣扎着坐起来,盘膝运功开始恢复元气。苏北山这才看了看四周,不由得吓得呆了。

    地面上出现了十几个几尺深的坑洞,四周的镜面已经支离破碎,开了很多大洞,地上到处都是镜子的碎片。这场面就像是经历了巨大的灾难一般,看着地上遍布的坑洞,真不知道虞公禄是怎么活下来的。

    看来法阵是打破了。

    八本天人阵果然有效!

    苏北山抬头一看,头顶的那面法镜依旧还高悬在空中,中间多了一条巨大的裂缝,透过裂缝可以清晰的看到铜镜上的熊熊烈火。

    众人都受了伤,怎么自己反而没事?

    多亏了老道以死相拼,他钦佩的看了一眼邋遢老道,老道身体虚弱却满脸微笑,神情很是自豪。看来这老道是有一些真本事的,日后有空要多向老道讨教讨教。

    刚才老道斗剑的场景鸾姿凤态,潇洒轻灵,招数变化多端,蕴含了武学的高深境界,倘若能学得其中的精髓,日后在江湖上也能闯出一些名头。

    他正痴痴的回忆着斗剑的情景。

    突然就听到一声“放开我”,苏北山急忙扭头去看。

    只见一道迅疾的身影窜出,那清瘦老道居然趁着众人受伤掳走了虞公禄。

    这妖兽嘴角也挂着鲜血,却还能行动如飞,径直从宝座下的地道中逃走了。

    虞公禄被掳走,这可了不得,众人拼了半夜总不能前功尽弃。

    崔九州一阵焦急,虚弱地喊道:“快追,快追,一定要救下虞公子,可不能让雍国公的后人死于非命。”

    这话自然是说给苏北山听的,现在能动弹的也只有他一个人。

    苏北山急忙拿了刀盾,从地道里一路追到后山的小楼,却不知道妖兽将虞公禄掳到了何处。

    他定了定神,正要仔细观瞧。就听到一阵闷哼,一听就是虞公禄的声音,嘴被人堵上了。

    不用找了,听声音就在对面这一栋二层小楼里。

    果然,就看到小楼里点亮了灯,窗户上隐隐有人影晃动,还能听到咳嗽的声音。

    只听清瘦老道说道:“眼见就要成事,偏偏半路杀出来这一群程咬金。现在我元气大乱,只能给你注入那么多的妖气,你动作利索点,快去将那姓虞的放血剥皮,只要实现了我主的大愿,我便死而无憾了。”

    “知道了。”

    话音刚落,楼上的窗户轻轻打开,从窗户里飞出一把飞钩,飞钩带着绳子飞到对面的小楼上。一个无腿的怪人忽然从窗户里窜出来,双手如猿猴一般攀爬着绳索飞跃到对面的小楼。

    那怪人又打开二楼窗户翻身跃了进去,过了片刻二层点亮了几盏油灯。

    不错,这怪人正是郑天熊。

    苏北山一阵惊讶,这秃顶老头被铁匠打了骨头粉碎,又经历了大爆炸,怎么看起来毫发无伤的样子?

    看来是妖兽把虞公禄关在镜子里之后,又返回来救起了郑天熊。

    刚才妖兽说给秃顶老头注入了妖力,常老道之前也用妖力愈合了肉身的伤口,看来妖力还能起死回生,日后有机会也要对妖力的作用做一番研究才行。

    只见一个人影拿着油灯从楼上走了下来,那人影在一楼又点了几处油灯,屋子里有了一些亮光。

    在油灯的照射下,苏北山看到虞公禄被倒吊在一楼的房梁上。

    “鬼啊!”

    就听到虞公禄一阵惊恐的惨叫。

    鬼?

    如果真的有鬼,我可也害怕。

    苏北山急忙挤在窗口去看,只见一人拿着油灯站在虞公禄的对面,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人的背影。

    不错从公子哥的表情来看,对面那人应该长相比铁匠还要狰狞恐怖。

    公子哥全身颤栗,怛然失色,满眼的惊恐,嘴里结结巴巴得喊道:“别……别过来……”

    自苏北山认识虞公禄以来,可没见过这小子有什么害怕的时候,此刻诚惶诚恐,张口结舌,一定是看到了什么骇人的情景。

    难道这人长得真的这么吓人?

    托着油灯那人看了几眼,慢悠悠的转过身来,这一下苏北山看的清清楚楚。

    那并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个木偶人。

    那木偶人的眼睛看上去好似羊眼,呆而无神,也不会眨动。

    苏北山自然知道这是郑天熊的傀儡,只是虞公禄并不知道。

    虞公禄这一夜见识了太多的大场面,按理说,早就不会对一个普通的木人有多大的恐惧感了。但是偏偏事不凑巧,这公子哥婴儿时期最怕木偶,儿时的心理阴影造成了他对木偶莫名强大的恐惧感。

    那木偶人也不去理会他,将手中的一卷长包裹在桌子上慢慢打开,只见包裹里密密麻麻的排着二三十把刀。这些刀形状各异,大小长短各不相同。

    苏北山四下里寻找,擒贼先擒王,得先把老头揪出来才行,一味和木人僵持没有什么意义。还是要先找到老头的藏身之处,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只要能躲开他那巨大的怪力,凭着五招精彩绝伦的招式,料想救下虞公禄应该不是难事。

    他顺着门廊石柱爬到二层,二层油灯照的十分明亮。他掀开窗户,看到窗户边上有绳子可以攀爬到房梁上,于是爬到房梁上仔细观察。

    这房屋的梁上都是可以攀爬的绳索,看来这是秃顶老头长期居住之地,为了行动方便,所以绑了很多绳索。

    顺着房梁张望了半天,没有看到机关陷阱。

    苏北山又攀着绳索爬到一楼。

    油灯光芒有限,看的并不清楚,隐隐约约中就看到房顶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团黑影,料想应该是那郑天熊了。

    这时就听到虞公禄说道:“这位木人兄台,你是人是鬼啊,为何要将我吊在这里?”

    那木人并不理会虞公禄,只是将包裹里的刀具一把一把拿出来摆放在桌子上。

    他看的清清楚楚,这些刀具他是认识的,这些可都是用来剔骨、割肉、挖眼、挑筋的刑具,虞公禄在大牢里随喜的时候看过无数次了。

    不仅看过,甚至还亲手用过。这木人妖精不会要用在自己身上吧,虞公禄一阵紧张。

    “木人老兄,你拿着那些刑具做什么,不会要杀我吧,可我与你无冤无仇,你总要让我死个瞑目不是?”

    那木人转过身来,看着虞公禄哈哈一笑说道:“你们姓虞的都是油嘴滑舌,让你知道个明白也好,过得一阵儿,我要先给你放血,然后剥了你的皮。”

    虞公禄大惊失色,说道:“木人兄,你可知道人要是剥了皮也就死了。”

    木人狞笑着盯着虞公禄,说道:“是吗,当真会死吗,我可不信,倒要试试,看看会不会真死。”

    “会啊,怎么不会,死的不能再死了,你可千万别试啊。我死了与你也没什么好处,你剥我的皮能做什么呢?哎呀,你一定是成精之后没有变成人形,这却不打紧。你放我下来,我领着你去我爹爹那里,他手握一方兵权,你看上谁的皮囊我便让兵士给你剥来换上,你看好不好?”

    木人摇摇头说道:“别人的可就不合用了。”

    “合用,怎么不合用!要么我让他们多给你剥几副皮囊,你整日里可以像换衣服一样换着穿,今天穿个知府大人,明日穿个大将军,让你过过这当官的瘾,你说好不好?”

    苏北山心想,这小子现在当真是害怕的乱了方寸,不然早就该知道这木人必然是像掌门那样的傀儡术而已。

    他并不知道,虞公禄对木偶有多大的恐惧感。

    木人却不去理会他这套说辞,拿着一把锋利的扁平小刀说道:“这刀用来割开头皮再合适不过了,刀锋所到之处,直达头骨。将你的头皮从两侧剥开,可以把你的血全部放出来,却一时半会儿又死不了。啧啧,那滋味,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虞公禄大惊,说道:“你可不要乱来啊,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我加倍给你好不好?”

    木人哈哈大笑说道:“我要的好处,就是将你们姓虞的碎尸万段。现在只需把你放干净血,将心头的皮剥下来,制成我大金国中都的地形图,才能稍解我的心头之恨。”

    “什么?用人皮做地图,你他哥的是疯了吗?用绢帛不好吗,实在不行用羊皮、猪皮、牛皮、驴皮都好啊。老兄,你听我说,我这皮身上也不是太多,当真不能给你。还是你放我下来,我给你找几个胖子,别说大金国,就是全世界地图也都给你做好。”

    木人忽然怒道:“死到临头还油嘴滑舌,这便放干了你的血,看你还会不会胡说。让你也知道知道我这二十年来忍受的痛苦。”

    说罢,那木人磨了磨手中的扁刀,一步步走了过来,虞公禄吓得大叫道:“你别过来啊,我怕了你了好不好。”

    那木人右手一把拽住虞公禄的头发,左手举起扁刀对着虞公子的头皮,挥手一刀就要割下去。

    虞公禄倒吊着又被揪着头发无处躲闪,眼看着刀刃已经到了头皮上,他万念俱灰,只能闭上眼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