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大时代 > 第四章 这酸爽,回味无穷啊!
    翌日,

    不得不说,打扫卫生的效果还是很显著的。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虽然竹屋里还是有些许的异味,身上也还是会有些发痒,但与前天相比,林洛昨晚睡得还算比较好了。

    上午荞来送饭的时候,终于也为他们带来了水,虽然并不多,仅仅只够每人喝两小口,但也足以让所有孩子都高兴疯了。

    同时,荞还带来消息说,酋长已经重新组织了新的取水队,准备明天再次出发前往大河取水。

    对此,林洛并不关心,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只有自己要怎么在这里活下去。

    “东西都带齐了吗?”

    林洛扭头向谷草问道。

    “带齐了。”

    谷草点点头,拍了拍身上挂着的大大小小七、八个竹筒。

    见此,林洛也弯腰背起地上的一大捆干柴,意气风发地挥手道:“出发!”

    能不能挖出水来撑过这个暑季,就看这次是否能够成功了。

    “嗯。”

    谷草再次点点头,立刻跟随着林洛的脚步向山上走去。

    看着林洛他们带着这么多东西上山,其他刚喝完水的孤儿也并没有理会,全都再次缩回到竹屋内躺着。

    一般来说,除非是枯季部落最忙碌的时候,平时部落是不会给他们这些孩子安排什么劳动。

    而多年来的挨饿经历已经让他们明白,躺着不动可以让饥饿感来得更慢一些。

    大半个小时后,

    再次来到石缝渗水的地方,林洛一把将干柴扔到地上,吩咐谷草用钻木生火,而他自己则弯腰将石缝周围的灌木全部拔除。

    谷草钻木取火的技术还算是比较熟练,没一会儿功夫就把火给升了起来。

    “放到这里来。”

    看到火升起来了,林洛立刻让谷草将火放到石缝那里。

    “洛,咱们不是要找水吗?为什么要生火啊?”

    对于林洛的吩咐,谷草总是会先照做,之后才提出心中的疑惑。

    “这次咱们能不能找到水,就全看这火烧得旺不旺了。”

    林洛笑着拍了拍谷草的肩膀,并没有多做解释。

    热胀冷缩!

    这个原理在地球上,恐怕就连小学生也都明白。

    华夏伟大的古人们,就曾用这样的方式来开山裂石。

    面对这块无法用蛮力砸碎的巨大石头,林洛自然要运用先贤们的智慧,来解决这个大难题。

    不过,将这个原理跟认知方面极度欠缺的谷草解释起来,无疑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所以,林洛干脆也不再浪费口舌,没有去做过多的解释。

    而对于林洛的话,从小做为跟屁虫的谷草向来都是无条件的相信,所以也没有再继续追问,立刻蹲下身子为刚升起的火添柴,尽可能地让它烧得更旺一些。

    在炎热的天气里玩火,这显然跟火上浇油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感受着那一股股扑面而来的热浪,林洛将干柴一股脑的扔进火堆后,便立刻拉着谷草躲得远远的了。

    干柴不时发出噼啪声响地燃烧着,一直持续了大半个小时,那一大捆的干柴才全部燃烧殆尽。

    直到这时,林洛才带着谷草走了过去。

    “呸!”

    低头朝着石头上吐了一口痰,看着其发出滋滋声响眨眼间就沸腾气化后,林洛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谷草,快把竹筒里的东西全都浇到石头上。”

    在指挥谷草的同时,林洛也打开手中的一个竹筒,看着里面并不多的水,狠狠一咬牙全都浇在了已经被烧得滚烫的石头上。

    这些水是今天他和谷草分配到的,林洛并没有选择喝掉,而是收了起来用在这件重要的事情上。

    哧!

    在水浇在石头上的那一刻,沸腾的声音陡然响起。

    伴随着的,还有升腾而起的灼热水蒸气,让林洛不由地倒退了两步。

    哧!

    随即,又是一道更加猛烈的沸腾声响起。

    谷草也打开他手中的竹筒,学着林洛的样子,将里面的橙黄色液体全都倒在了石头上。

    “我去!”

    闻着那股扑面而来的尿骚味,林洛大叫一声,立刻捂着鼻子再次后退了三、四步。

    没错,林洛昨天让谷草收集的东西,正是尿液。

    没办法,在炎热的暑季里,水就相当于是命。

    为了一点点的水,部落里的战士都能以命相搏,又怎么可能仅凭他的三言两语,就给他水来进行热胀冷缩的实验呢。

    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林洛就没有去白费功夫,而是将主意打到了尿液上。

    甭管怎么说,尿液也是水啊!

    也就是在蒸发的时候,味道难闻了一些而已,但效果和普通水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将仅有的一点水,和好不容易收集来的尿液全都浇上去以后,林洛顿时满脸紧张地死死盯着那块石头。

    老实说,这次究竟能不能成功,其实他的心里也没有底。

    毕竟,不是任何岩石都能在热胀冷缩中崩裂,林洛在这方面的知识也是极其匮乏。

    别说是知晓什么样的岩石容易在热胀冷缩中崩裂了,就连眼前这块岩石的种类,他也根本都辨认不出来。

    所以,这次他也有极大赌的成分。

    在林洛紧张的目光中,仅仅两、三秒钟,沸腾的声音与升腾的水蒸气就渐渐消失,岩石看起来却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变化。

    水还是太少,完全不够啊!

    看到眼前的情况,林洛也是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着急地左右扭头看了看,见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液体,林洛狠狠一咬牙直接将腰间的茅草裙给一把扯了下来。

    “谷草,快往石头上撒尿。”

    同时,林洛还不忘扭头叫上谷草。

    费了这么多的时间与努力,现在就差最后这么一哆嗦了,林洛怎么可能甘心放弃呢。

    听到林洛的话,谷草也毫不迟疑地一把将茅草裙给扯掉。

    可当他手扶着小弟弟瞄准目标后,又满脸为难的扭头道:“洛,我尿不出来。”

    “那就硬尿!”

    林洛的语气显得不容置疑。

    硬尿?那是怎么尿?

    林洛的话让谷草更加地为难,他现在是真的没有一点尿意。

    哧!

    在谷草苦恼地研究着,硬尿究竟该怎么尿时,林洛已经瞄准岩石精准发射,尿液沸腾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这次,面对再次升腾而起的尿骚味,林洛没敢再后退一步。

    他可没有强大的自信,觉得以自己现在这副十四岁的瘦弱身体,还能在两米的射程外达到精准命中。

    感受着那股扑面而来,微微有些蒸腾湿润的气息,林洛也只能尽可能的屏住呼吸。

    即使如此,他也不得不心生感叹。

    这酸爽,回味无穷啊!

    这种气息、这种味道、这种经历,恐怕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了。

    咯吱!咯吱!

    就在林洛暗自感叹的时候,一声声崩裂的轻响声不断从岩石上传来。

    成功了?

    听到这声音,林洛顿时激动地瞪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