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大时代 > 第五章 不是同一条狗啃的
    虽然谷草最终还是没能领悟到硬尿该怎么尿,但他还是成功了。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原本毫无尿意的他,最终还是使出浑身解数挤出了些许,滴滴答答地打湿了他的脚背。

    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对自己的成功感到高兴时,林洛兴奋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

    “谷草,快,像上次一样用石头砸。”

    “哦。”

    闻言,谷草慌忙的点点头去找石头,同时心里也有些小失落。

    如果再给他一点点时间的话,或许就能够真的成功做到了。

    咚!

    在吩咐谷草的同时,林洛已经弯腰搬起脚边的一块石头,狠狠地朝着岩石砸去。

    咯吱!

    顿时,更加明显的崩裂声响起,在岩石原本的石缝周围,出现了几道明显的延伸裂痕。

    见此,林洛的表情更加兴奋,立刻趁热打铁地继续捡起石头再次砸去。

    咚!咚!咚!

    与昨天一样,林洛和谷草一人抱着一块石头,不断地砸着面前的岩石。

    不过,最终的结果却与昨天完全不同。

    经过了之前的火烧尿泼后,在热胀冷缩的物理作用下,两人仅仅砸了十几下,原本坚硬不可摧的岩石就应声龟裂成了好几块。

    “洛,碎了,石头真的碎了!”

    看着岩石真的如同林洛所说被砸碎了,谷草顿时兴奋地大叫了起来。

    “嗯。”

    闻言,林洛却只是点头应了一声,脸上却看不出有多少的喜色,反而是充满紧张地盯着那些碎裂的石头。

    这次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他的最终目的可不是为了砸石头,而是要找救命的泉水。

    如果石头碎了以后,还是像先前那般只渗出那么一点点水,那他之前的努力可就等于是全都白费了。

    哧!

    在林洛紧张的目光注视下,碎裂的石块中很快再次传来水沸腾的哧响声,一股白色的水蒸气也随之升腾而起。

    抽动着鼻子用力嗅了嗅,没有很明显的尿骚味。

    得到这样的答案后,林洛的脸上这才露出兴奋地笑容来。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谷草,快把这些石块全都搬开。”

    扭头对谷草说了一句,林洛也顾不得依然发烫的石块,直接从旁边捡起一根木棍当工具,开始将碎裂的石块扒开。

    “水,石头里面真的有水!”

    碎石块搬了还没几块,谷草的大叫声就响了起来。

    没有了原本的岩石阻挡,从地下流出的泉水明显多了许多,形成潺潺细流不断地从地下涌出。

    在流经那些发烫的石块时,还会不时发出哧哧地声响。

    “别叫了,赶快喝吧!”

    林洛笑着拍了拍谷草的肩膀。

    之前谷草把积攒好几天的水都让给他喝了,今天部落分配的水也都用来浇石头了,现在他应该早就已经渴坏了。

    “哎。”

    闻言,谷草立刻点头拿起竹筒接了一些水,咕咚咕咚地仰头喝了起来。

    喝完后,他又急忙再次接了一些递给林洛。

    “洛,你也喝,这水很好喝的。”

    你是怎么尝出这水好喝的?

    林洛看着谷草递来的竹筒,嘴角却是不由地抽搐了几下。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小子用的应该是装尿的那个竹筒吧?

    “不用了,你喝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林洛果断地摇头推辞着,也并没有提醒谷草。

    毕竟,这位可是很有经验的评价出,尿很难喝的老司机啊!

    做为连尿都喝过的真汉子,还会在意用装尿的竹筒来喝水这些小节吗?

    根本不存在的!

    “哦。”

    谷草倒还真的并不在意,听到林洛的话后,立刻点点头收回竹筒继续喝了起来。

    从他记事开始,这还是记一次能在暑季如此痛快地大口喝水。

    这让他看向林洛的目光,更加充满了盲目的崇拜。

    咕噜!咕噜!

    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了两口,感受着身体久旱逢甘霖般的畅快感,林洛大笑着直接将竹筒丢到一旁,双手捧握着接了一些泉水泼在脸上。

    林洛他之前已经将身上仅有的茅草裙给扯掉了,现在连脱衣服的步骤也都省了,迫不及待地想要痛快洗个澡。

    看到林洛的动作,谷草也学着他的样子将竹筒丢到一旁,憨笑着不断捧起清凉的泉水往身上泼。

    之后,林洛又从一个竹筒中,拿出了一把打磨锋利的石质匕首。

    这是今天上午荞过来送饭时,他从荞那里借来的。

    在这种原始的部落里,显然不可能会有洗发露的存在,而头上那些很多都粘连在一起的乱糟糟头发,只用水洗的话也很难清洗干净。

    再加上,头发里还生了很多的跳蚤,平时又痒又难受。

    所以,林洛干脆准备一步到位地直接把头发全都给割了。

    “谷草,用刀把我的头发都给割掉。”

    把头发打湿后,林洛将石匕首递给了谷草。

    “哦。”

    谷草点点头接过石匕首,立刻行动起来,左手抓住林洛的一撮头发,右手握刀用力将其割下来。

    岩石毕竟比不上金属的材质,就算再怎么精心打磨,锋利程度也远不及金属。

    所以,在谷草割头发的时候,林洛也因头发的不断用力拉扯而疼得龇牙咧嘴。

    因为技术的不纯熟,再加上怕伤到林洛,谷草用了差不多十分钟才为林洛完成了理发。

    伸手摸了摸头上凹凸不平的短发,即使不看林洛也能猜测得到,看起来肯定跟狗啃的差不了多少。

    “洛,你也帮我把头发都割了吧!”

    看着割成短发的林洛,谷草也好像很感兴趣,立刻将石匕首递回给林洛。

    “行。”

    林洛点点头。

    是时候让这小子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技术了!

    随即,在林洛不断地手起发落间,不到五分钟理发就完成了。

    看着自己的作品,林洛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错,能够明显看得出来,跟自己的头发绝不是同一条狗啃的。

    ……

    “谷草,把竹筒全都灌满水,咱们准备下山。”

    畅快的洗完澡后,林洛围上茅草裙,扭头向谷草说道。

    山上时谷草背的那些竹筒,就是为了装水所准备的。

    “好。”

    谷草喜滋滋地点点头,立刻拿着那些竹筒忙碌了起来。

    很快,所有的竹筒全都灌满水后,两人一人背起三、四个朝着山下走去。

    他们从山上下来时,正是天气最炎热的晌午时分,部落里的人全都窝在竹屋里躲避着太阳的暴晒。

    所以,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部落的其他人。

    而林洛也并没有回自己的竹屋,而是凭借着记忆来到了荞的竹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