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大时代 > 第八章 世界观崩塌了!
    循声望去,林洛看到一个身穿麻布衣的老者,正迈步从前面不远处的山洞里走出来。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老者的身材有些消瘦,年纪大概有五十岁左右,须发间能够看到许多斑驳的白发。

    在其右手中,还握着一根竹子制成的手杖,手杖与紫竹的颜色一样都是紫色,只是比紫竹的颜色更淡了许多。

    不用问林洛也能够猜得到,眼前这位老者正是竹部落的巫。

    在部落里,无论是酋长还是巫,一旦坐上那个位子以后,就会放弃他们原本的名字,终生以酋长和巫自居。

    “巫您好,我正是林洛。”

    尽管对巫这个神棍没有什么敬意,但林洛还是立刻躬身行礼。

    说完,又立刻朝着紫竹跪拜了一下。

    见到灵必须跪地参拜,这是部落里一条不容违背的铁律,所有的违抗者都会视为叛族被处以死刑。

    林洛他可不想,自己因为这个罪名而被处死。

    更何况,他还盘算着要给自己虚构一个神灵使者的身份,适当的对灵表示尊敬也是必须的。

    反正也就只是一棵植物而已,跪了也就跪了,他倒也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坐下说吧!”

    看着林洛跪拜完灵站起来后,巫指了指洞口旁边的两个石凳。

    说完,自己率先坐到了其中一个石凳上。

    “谢谢巫。”

    林洛也没有推辞,点头道谢一声,坐到了另外一个石凳上。

    见林洛这副不卑不亢的模样,脸上也没有太多惧怕和紧张的表情,巫深邃的眼神中顿时闪现过一丝波澜。

    “林洛,仔细跟我说一下,你是怎么在山上找到水源的?”巫开口问道。

    “是。”

    闻言,林洛点头答道:“其实,最先发现山上有水源的人不是我是谷草,不过那时水源被岩石阻挡着,只有一点点的水从石缝里渗出。

    从谷草那里得到这个消息后,我猜测那里极有可能连接着一条地下暗河,所以就用热胀冷缩的办法将岩石击碎,成功的挖开了那处泉眼。”

    “地下暗河?热胀冷缩?”

    听到林洛的解释,巫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诧异,立刻问道:“这些事情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是灵告诉我的。”

    林洛面带微笑地回答道。

    关于向巫解释的说辞,之前林洛早就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

    要先让巫感到有些不明觉厉,然后再祭出灵这杆大旗,将一切都归功于那棵基因变异的紫竹。

    反正都是忽悠嘛!

    林洛还真不相信,自己这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连一个原始莽荒的神棍都忽悠不过。

    “灵?!”

    听到林洛的回答,巫的脸色却是骤然一变,立刻扭头看向那株紫竹。

    随即,正洋洋得意的林洛,瞬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从不远的紫竹处升腾而起。

    同时,一道低沉沧桑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不可能,在竹山范围内,我没有感觉到其他灵的存在。”

    “谁,谁在说话?”

    强大的压迫感让林洛难受地捂着胸口,同时也满脸惊诧地扫视着四周。

    他听得出来,那道沧桑声音的主人并非是巫,这里还有其他的人。

    可是,林洛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第三个人,这让他不由地将目光移向了山洞。

    难道刚才说话的人在山洞里?

    林洛惊疑不定地胡思乱想着,却并不知道巫在听到他的话后,脸上的表情更加地惊诧。

    “你能听到灵的话?”

    “你竟然能听到我的声音!”

    下一刻,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第一道是属于巫的,第二道则是先前那个听起来极为沧桑的声音。

    这次,也让林洛得以确认,那道声音传来的方向并非山洞,而是不远处的那株紫竹。

    同时,也让林洛意识到,那股让他呼吸困难的压迫感,也同样是从紫竹的方向传来的。

    这股压迫感林洛很熟悉,之前曾在酋长和图腾战士身上都感受过,只是与他们比起来,此刻紫竹传来的压迫感要更大一些。

    这让林洛顿时心生出一种感觉,仿佛那株紫竹突然间活了过来。

    没错,活了!

    这个活了并非是指活物,而是指一种拥有智慧的物体复苏。

    咕噜!

    想到这个,林洛不由地干咽了一口唾沫。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神灵存在吗?

    “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天生就可与灵交流。”

    在林洛感觉脑袋有些当机的时候,那道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

    显然,从林洛的表现,对方已经确认了林洛真的能够听到它的声音。

    同时,也印证了林洛心中的猜想。

    咔嚓!

    林洛仿佛听到了,耳旁响起碎裂的声音。

    他的世界观崩塌了!

    “小家伙,快详细跟我讲一讲,你究竟是从哪个灵那里得知这些事情的?”

    不远处的紫竹轻轻摇晃着,询问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

    听到对方的询问,林洛张了张嘴巴,却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去解释。

    因为按照他之前的预想,询问这件事情的对象就只有巫,他也会将这些全都归功到竹部落的灵身上,说是伟大的灵传授的他这些知识。

    却没想到,自己剧本都已经写好了,对方却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

    面对这个准备甩锅的正主询问,林洛真的是只能表示有些尴尬了。

    “林洛,这可是关系到整个部落存亡的大事,你一定要向灵仔细解释清楚。”

    看着林洛张着嘴巴半天都没说话,巫语气严肃地朝着他说道。

    看到巫的态度,林洛知道自己这次是玩儿大了,弄不好连小命都得搭进去。

    “是。”

    硬着头皮点头应答一句,林洛在脑海里快速思索着答道:“我前几天因为口渴难耐,就独自走出部落到外面去寻水,没想到遇到了一头野兽的袭击。

    在逃跑的途中,我感觉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把那头野兽吓得仓皇而逃,我的脑袋也感到一阵刺痛直接昏了过去。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我昏倒在那里,是荞寻找到我,将我背回了部落。”

    顿了顿,林洛接着说道:“后来,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里就莫名其妙地多了很多的知识。

    我觉得,只有伟大的灵才能有这样的本领,所以才会说寻找泉水的事情都是灵告诉我的。”

    这番解释林洛说得半真半假,现在他已经不奢求混个什么巫弟子的身份了,只求能快点从这件事情里脱身出来。

    听到他的这番解释,紫竹沉默着并未再说话,巫扭头看了看紫竹,最终开口道:“好了,你先回去吧!”

    “是。”

    闻言,林洛立刻如蒙大赦地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