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大时代 > 第十八章 叩谢吾灵庇佑!(求推荐!求收藏!)
    在通往山顶的山道上,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上山队伍。??火然文  w?w?w?.?r?a?n?w?e?n?a`com

    第一阵的鼓声,并不是意味着大祭祀的马上开始,而是在通知召集族人们上山。

    毕竟,从山脚下步行到山顶,差不多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所以,通常在第一阵鼓声结束的一个小时后,大祭祀才会正式开始。

    因为居住在半山腰,离山顶较近的缘故,林洛他们算是第一批到达山顶祭祀广场的人。

    放眼望去,林洛发现在今天这个最重要的日子里,部落的所有人全都经过了精心的打扮。

    战士们全都恨不得,将所有战利品制成的骨饰全部佩戴在身上,来炫耀他们以往的功绩。

    女人们经过悉心的梳洗,将收集的各种色彩艳丽的鸟类羽毛,全都插在头上和身上作为装饰。

    其他人也都将头发编成一个个小辫,丢掉了原来的稻草裙,换上了平时都不舍得穿的兽皮裙。

    看着如此的景象,林洛不由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狗啃头。

    在这两个月里,因为头发长长他又让勇给理了一次发,虽然勇的手艺比谷草强一些,但依然属于狗啃的行列。

    这样的头型,让他在人群中显得极为显眼。

    不过,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谷草,林洛心里这才好受了一些,最起码异类并不只有他一个。

    同时,林洛也不由地在心里暗暗吐槽,这些家伙们平时都懒得洗发,头发里面都生跳蚤了,不直接全都割掉还留那么长干嘛。

    就是为了在大祭祀的时候编小辫子吗?这都是什么非洲的审美观啊!

    ……

    就这样,在林洛的暗暗吐槽中,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祭祀广场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

    终于,等到部落所有人全都集齐后,全身挂满各种骨饰的酋长从人群中走出来。

    “安静!”

    酋长先是朝着人群大喝一声,身为血脉战士的威压稍稍显露。

    顿时,整个广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见此,酋长才继续喊道:“现在,有请巫举行大祭祀!”

    随着酋长的喊声落下,巫缓缓地从山洞中走了出来。

    今天巫也特意进行了梳洗,换了一身干净的麻布衣,手中依然握着那根紫竹手杖。

    “见过巫!”

    由最前方的酋长带头,所有人都朝着巫躬身行礼道。

    “嗯。”

    目光在面前的人群扫视了一圈,巫面带微笑的轻轻点了点头。

    随后,巫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朗声宣布道:“击鼓祭祀!”

    咚!咚!咚!……

    随着巫话音的落下,一声声鼓声响起。

    在祭祀广场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各放置着一面大鼓,大鼓的鼓面是由凶兽皮为材料制作而成,击鼓手也全都是由图腾战士来担任。

    所以,这鼓声听起来犹如闷雷般,气势磅礴动人心魄。

    在鼓声响起的同时,被安排祭祀的两名图腾战士也恭敬地抬着一个巨竹制成的竹筒,从广场后方缓缓走来。

    他们两人踩着鼓点一步一顿,等走到紫竹灵的面前后,便停下脚步开始将竹筒缓缓倾斜。

    随着竹筒倾斜的幅度越来越大,一道殷红的液体从竹筒中流出,正好浇灌在紫竹灵的根部。

    一时间,整个广场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喝了两个多月稀释凶兽血的林洛,也瞬间闻出了那是杂血凶兽的血液,而且还是未经任何稀释的。

    “叩谢吾灵庇佑!”

    最前方,巫朝着紫竹灵双膝跪地朗声高呼。

    “叩谢吾灵庇佑!”

    其他众人也都紧随其后地呼啦啦跪成一片,齐齐朗声高呼着。

    林洛自然也在其中,神情也看起来十分地恭敬。

    最初,在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时,他只将灵当成了虚无缥缈的存在,更是把巫视为是一个神棍。

    后来,当得知了灵的真实存在后,他更多的是敬畏与惧怕。

    如今,在这里生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个没有网络、没有wifi的世界,也对竹部落有了些许的归属感。

    “叩谢吾灵庇佑!”

    很快,当凶兽血液全都倾倒完毕后,巫又再次朗声发出一声高呼。

    “叩谢吾灵庇佑!”

    其他众人也再次紧随其后。

    部落举行大祭祀,主要祭拜的便是部落的守护灵。

    或许,部落的先人们最初与灵相遇,并结下和平共处的盟约时,两者之间是平等的关系。

    但相较于人类而言,一般灵的寿命会更加地漫长。

    在这种情况下,部落经过几代、十几代甚至是几十代的繁衍后,灵的身份必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在这期间或许巫会遭遇疾病或意外而突然死亡。

    但只要部落的守护灵还在,它便能从部落里继续寻找下一任巫的继承者,将其培养成为新的巫,并传授其知识。

    因此,相较于被称为智者的巫而言,相当于是一个活着的知识库的灵,显然更为重要。

    所以,通常传承越久的部落,他们的族人对灵就会愈发地尊敬,甚至是将其视若神明。

    献上祭品,祭拜完守护灵后,大祭祀的前半部分也算是宣告完成。

    不过,巫却并未起身,而是继续叩拜着朗声道:“求吾灵赐予图腾!”

    “求吾灵赐予图腾!”

    部落的其他人也再次高声喊着。

    随着众人的高喊,一直沉寂的紫竹这时才宛若复苏般,散发出一股淡淡地威压。

    随后,紫竹的竹杆亮起盈盈紫光,顶端的枝叶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一穗竹花。

    几个呼吸间,竹花便枯萎凋零随风飞逝,几枚散发着盈盈紫光的竹籽,也随之缓缓飘落到了巫的手中。

    虽然身体原主人从小到大每次都会参加大祭祀,但如此神奇的祭祀景象,林洛还是第一次见到。

    主要原因是原主人以前的身份太低,只能在人群的最外围,再加上祭祀时从来都不敢随意抬头张望,所以林洛才没有找到丝毫这方面的记忆。

    当然了,如果身体原主人真有这方面的记忆的话,面对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林洛之前也不可能否定灵的存在。

    “谢吾灵赐予图腾!”

    巫恭敬地双手捧着竹籽,朗声说道。

    “谢吾灵赐予图腾!”

    众人们也再次跟着高喊。

    之后,巫才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手中的竹籽向众人宣布道:“今年,灵赐予了九枚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