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始大时代 > 第三十七章 吓破胆的赤麂!(求推荐!求收藏!)
    在烈的带领下,一行人在丛林间快速穿行着,飞奔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r?anwen w?w?w?.?r?a?n?w?e?na?`c?o?m?

    这是一处茂密的丛林,不但地形看起来十分复杂,还生长着许多的灌木丛。

    烈的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后,扭头向众人说道:“都各自找地方隐藏起来,不要发出任何的声响。”

    “是。”

    听到烈的话,老队员们立刻点头应道。

    随后,便麻利地在四周寻找地方隐藏了起来。

    而林洛他们这些新人们,则就稍微显得有些懵逼了。

    不是说来狩猎的吗?怎么什么猎物都还没见到,就先藏起来了呢?

    而且,无论是烈还是其他的老队员,也都还未曾跟他们介绍过赤麂这种动物。

    到现在,他们甚至连赤麂长什么模样都还不知道呢。

    不过,面对烈下达的命令,他们也没敢提出什么异议,在愣神儿了几秒钟后,也都纷纷开始寻找地方隐藏。

    林洛看了看四周,直接蹲到了不远处的一簇灌木丛中。

    这簇灌木丛大概有一米多高,生长得十分茂密,他整个人蹲在其中,很难会被察觉得到。

    等所有人全都隐藏起来后,周围也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很快十分钟过去,烈他们依然在隐藏,没有见到有任何的动作。

    不过,林洛也大概猜测到了,他们这是在等待赤麂的出现。

    这让林洛更加好奇,赤麂究竟是什么样的动物,需要采取这种蹲守的方式来进行猎杀。

    “咯吱~!”

    突然,林洛听到左侧方向传来一声轻响。

    来了?

    听到这响声,林洛顿时心头一凛,立刻扭头看去。

    不过,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因为,刚才弄出动静的并非赤麂,而是藏在他左侧不远处的锋。

    看他一脸的烦躁,就知道这无声的等待已经让他有些不耐烦了。

    刚才他在挪动有些发麻的右腿时,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树枝,所以才弄出了动静。

    毫无疑问,迎接他的是烈那充满警告的凌厉目光。

    看到这无声的喝止,锋立刻低下脑袋,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了。

    之后,无声的等待又在继续着。

    这次,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后,烈突然从草丛中站起来,将手中的石矛猛地投掷了出去。

    看到烈的动作,林洛不由地微微一愣。

    这次,他可没有听到周围有任何的动静,不明白烈为什么要突然投掷石矛。

    但下一刻,答案便传入了他的耳中。

    “汪!汪!汪!……”

    在他愣神儿的时候,一道短促洪亮的吠叫声响了起来。

    赤麂是狗?

    听到这突然响起的吠叫声,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林洛的脑海中浮现。

    不对,不太像是狗叫。

    但随即,他又立刻摇头否认了这个猜测。

    这吠叫声虽然很像狗叫,但与真正的狗叫声还是有着一些差别。

    满怀着疑问,林洛立刻从灌木丛中起身站起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此时,其他人也都同样不再隐藏,纷纷朝着那里走去。

    等到走近后,林洛也终于得以看清了赤麂的模样。

    果然,如他刚才所想的,赤麂只是叫声似犬吠,而并非是真正的狗。

    从模样上来看,赤麂与鹿十分的相似,只是体型要更小巧一些,身上大部分的毛色呈红棕色,腹部为灰白的颜色。

    在其头上,还长着一对向后弯曲的两叉角。

    不过,让林洛感到疑惑的是,刚才烈投掷的石矛并没有对赤麂造成严重的伤害,只是在它的背部划出了一道并不算深的伤口而已。

    可是,赤麂却仿佛受了重伤一般,直接瘫卧在地上,一个劲儿地发出急促地吠叫。

    “这就是赤麂吗?胆子也太小了吧!”

    同样赶来的锋在看到赤麂后,立刻满脸鄙视地说道:“只是受了这么一点小伤,就吓破胆子不敢动了?”

    说完,他还用脚在赤麂的肚子上轻轻踢了两脚。

    “汪!汪!汪!……”

    顿时,吠叫声变得更加地急促洪亮。

    那副架势,简直跟猪在待宰时的叫声有得一拼。

    见此,勇二话不说地从腰间拔出匕首,在赤麂的脖子上抹了一刀。

    顿时,林洛感觉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赤麂的习性胆小谨慎,一般白天都会躲在灌木丛中休息,只有在清晨、黄昏或晚上的时候,才会出来觅食。”

    勇一边抹去匕首上的血迹,一边向林洛他们这些新人讲道:“想要猎杀赤麂,可以说很难,也可以说很容易。

    难是因为,它们非常小心谨慎,走路的时候基本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只能靠眼睛去发现。

    而且,只要周围稍微有一点动静,它们就会受到惊吓开始狂奔逃窜,并且速度非常快,也异常的灵活。

    简单是因为,它们的胆子很小,不需要造成什么致命伤,只要对它们造成一点点的轻伤,它们就会惊恐的连路都走不了。”

    听到勇的讲述,林洛立刻想到了地球上著名的安哥拉羊,只要稍微受到一点惊吓,就会四肢僵硬的躺倒在地上。

    “所以,想要猎杀赤麂的话,需要将自己隐藏起来静静的等待。”

    停顿了一下后,勇继续向他们说道:“一旦发现赤麂的身影,千万不要想着偷偷靠近,要直接向它们投掷石矛。”

    “这也太麻烦了吧?”

    听完勇的讲述后,锋有些烦躁的说道:“这赤麂看起来还没有羚羊大呢,蹲守那么久就为了这么点肉吗?”

    “是啊!还不如去荒草原狩猎呢。”

    锋的话才刚说完,立刻就有新人赞同的点头说道。

    这次,就连林洛也有些同意锋的观点。

    毕竟,赤麂看起来估计连两百斤都不到,需要蹲守那么长的时间,显然付出与回报有些不太相符。

    真的不如去荒草原狩猎,随便猎杀一个羚羊群的收获,恐怕都要比蹲守一晚上赤麂的收获还要大。

    “猎杀赤麂不是为了食物,而是为了它们的皮毛。”

    这时,之前一直都没有开口的烈出声说道:“赤麂的皮毛细短柔软,拥有极好的保暖效果。

    部落里那些还在怀抱里的孩子,需要靠赤麂的皮毛保暖,才能熬过漫长的死季。”

    听到烈的这番话,锋和刚才开口的新人立刻闭上嘴巴,不敢再有任何的抱怨了。

    无论什么时候,繁衍都是整个部落的头等大事。

    只有保证孩子健康的活下来,部落才能繁衍壮大。

    林洛在听到烈这番话后,也同样有些动容。

    他知道,烈口中所说的怀抱里的孩子,是指那些刚出生还不到一年的婴儿们。

    他们的身体还很脆弱,在这个只能靠烧柴取暖的原始世界,如果没有很好的保暖措施的话,在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死季里,是很容易夭折死亡的。

    所以,如果是为了那些婴儿的话,别说是蹲守十几分钟了,就算是蹲守一天也是值得的。

    看着众人都不再说话了,烈看着他们继续说道:“这一片都是赤麂经常活动的区域,并没有强大的野兽出没。

    现在大家全都分开,各自去猎杀赤麂吧!”

    “是!”

    闻言,众人立刻点头回答着,声音异常地响亮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