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诡楼异闻物语 > 第一百七十五章,忘忧客栈之终结者『伍拾捌』
    “我也看着他像个骗子,估计是那边过来的落难公子哥,脑子有问题,又狂又傲,还谁都不服,报警吧,我刚才过来,片警值班亭开着门,直接送过去吧。?ranwe?n? w?w?w?.?r?a?n?w?ena`com”

    玖雅和伙计说完,翻着白眼从外国人身边走开,不是不让看吗,不看了,直接翻白眼,鄙视死你!

    “我的天,你们要干嘛?这可是白天!我这再没生意,也不用开展这种业务吧?”

    玖雅回到旅馆,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古诺将上身半衤果的程知非绑在椅子上,似乎害怕程知非喊叫,还用衬衣袖子勒住了程知非的嘴。

    程知非脸憋的通红,拼命挣扎着,而他面前站着一位身披斗篷,手握镰刀的人,斗篷帽的阴影将他的脸全部遮住,玖雅完全看不出男女,下意识的以为是长月。

    另一边的浮尘也是上身没穿衣服,趴在沙发上,似乎是昏了过去,后背上似乎被画了奇怪的图案,昨晚受伤的伤口还在往外渗着血?

    玖雅也愣了,与其说浮尘后背流的那是血,还不如说是牛奶,乳白色的血顺着后背滴落到地上。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这是在给他们救命!”古诺又将程知非身上的绳子勒紧了一些,程知非的挣扎已经让绳子勒进皮肉里了,每动一下绳子上都沾染上血迹。

    “长月你刚才跑那么快,现在怎么拿把镰刀在这里堵我,想报复我弄坏你斗篷,杀人灭口吗?”玖雅知道古诺说救就是真出事了,只好怼长月。

    “我不是长月,我叫黛丝培尔,西方的死神。”黛丝培尔说着摘下斗篷帽子,露出银白色的齐耳短发,碧绿色的瞳眸吓了玖雅一跳。

    “怎么奇奇怪怪的人都喜欢黑斗篷。”玖雅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美瞳真漂亮!名字也好听。”

    “我的名字是音译,意思是绝望。”

    “呵呵,那你中文说的真好。”

    “失恋会使人成长,神也不例外,我要感谢古诺,他让我成神了。”

    “你是古诺前女友?”玖雅看着古诺尴尬的笑着,黛丝培尔说话太深奥了,自己跟她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嗯,你是吗?”

    “不是,我知道他的渣男属性,所以我绝对不可能是。”玖雅赶紧摆手,澄清自己和古诺的关系。

    姒月害自己还能下盅,黛丝培尔直接是死神,万一误会了,想要害自己,可是连命都没了。

    “那是现女友?”

    “黛丝培尔?我觉得你对古诺可能是有误会,他不是什么香饽饽,没有那么多女生想和他交往。”玖雅试着念黛丝的名字,看黛丝的反应,自己应该没念错,才继续说着。

    “嗯嗯……嗯嗯……”一旁的程知非又开始奋力挣扎,椅子已经发出了咯吱声,似乎快要承受不住程知非的力量了。

    “直接打晕吧!”古诺从柜台上拿了个烟灰缸,比划着要把程知非砸晕。

    “不可以,拉裴尔说了,要让他保持清醒,他会带着神力降临,赐予他爱与希望。”黛丝拉住古诺的手阻止。

    “拉斐尔什么时候到,都等了一天了。”古诺看着程知非这个样子头疼不已。

    凌晨带着浮尘回到旅馆,程知非就突然从角落里扑了出来,疯疯癫癫的要掐死浮尘。

    浮尘也突然力大无穷,直接扑倒程知非要咬他脖子,要不是自己用狐媚之术强行定住,两个人就互虐了。

    分开两个人的时候,古诺发现浮尘后背的伤口不对劲,流的不是血,是白色的液体,脱掉浮尘上衣一看。

    浮尘的后背古铜色皮肤上,出现了一只狰狞的蝙蝠纹身,在妖市被妖物砍伤的伤口,正好在蝙蝠嘴上,仿佛血里的红色都被这只蝙蝠吸走了一样,流的血全是白色的。

    古诺当机立断从浮尘胳膊上又开了个小口子,血却是正常的红色,古诺立马明白是这蝙蝠的问题,弄不好浮尘背上这只蝙蝠是活的。

    古诺得出结论后,准备给黛丝这种专业人士求助,打电话的功夫,程知非自己脱离了狐媚之术的控制,抓着浮尘的脖子使劲往墙上撞。

    古诺只得用绳子绑上程知非,程知非挣扎的时候也是力大无比,古诺险些被程知非掐死。

    好在死里逃生,腿又让程知非踢了,古诺也是反击的力气大了些,直接将程知非的衣服扯破了。

    发现程知非背后也有一个蝙蝠图案,但比浮尘的小很多,古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程知非绑在了椅子上。

    一个昏迷,一个被捆绑,古诺也懒的给他们穿衣服了,直接叫来了黛丝,才几个月不见,黛丝和权天使谈起了恋爱,满嘴的要相信神的旨意。

    古诺本来和庞依乐还有约会,为了等那位拉斐尔,他已经待在旅馆里一天了,黛丝也跟他聊了一天的信仰感恩与世无争。

    要不是玖雅回来,古诺能被黛丝培尔逼成神经病,一天什么事也没干,光绑程知非听圣经了。

    “拉斐尔一定会来的,他只是被恶魔羁绊住了行进的脚步。”

    “你是想说他是路痴吗?”玖雅听着黛丝培尔的话有点别扭,路痴就路痴,还怪恶魔,恶魔都在西方,还能跑东方来撒野?

    “再等等他会来的。”黛丝双手合十闭眼开始祈祷。

    “古诺,你以前的眼光真好,对比这个,再对比朱二小姐,我突然觉得凉笙像朱砂痣,赵楚像白月光了。”玖雅拉着古诺到一旁小声嘀咕。

    “她以前真不是这样,干脆利落特爷们,大概是失恋让她堕落了。”

    “呸!”

    玖雅对着古诺做个鬼脸,突然想起了好运来客栈门口,碰到的那个满口东北话外国人。

    “咳咳,黛丝啊,你说的拉裴尔大概什么样子,例如他会不会说中文,像是方言说的如何,能描述一下吗?”

    玖雅咳嗽一声想吸引黛丝注意力,黛丝却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依旧在祈祷。

    “黛丝培尔?”玖雅又提高了声音问了一次。

    “愿神与你同在。”黛丝终于睁眼了。

    “你说的拉裴尔会说东北话吗?”

    “你见过拉裴尔吗?”

    “蓝眼睛黄头发,轻微龅牙,会讲东北话。”

    “嗯,他来了,一定是恶魔又将他掳走了。”黛丝又开始祈祷了。

    “古诺,你陪着她吧,我去找拉斐尔。”玖雅打着找拉斐尔的旗号,赶紧下楼,让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疯狂的可怕。

    玖雅刚从楼上下来,田焕竹就领着拉斐尔来了。

    “小姜老板,你认识这个人吗?他智商可能有点问题,和别人无法沟通,只会说几句话。”

    “认识,刚认识。”玖雅打量了一下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拉斐尔。

    “你瞅啥!信不信我削你!”拉斐尔毫不客气的怼玖雅。

    “田大哥,他这伤是怎么回事?”玖雅也不看拉斐尔了,直接问田焕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