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虎 > 第五百九十二章 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不可能,故乡不会在心中消失,除非是他失忆了。ranw?en w?w?w?.?r?a?n?w?e?n?a`com

    **师还记得那把神秘的紫兽剑,说明他并没有失忆,并且从他知道紫兽剑的情况来看,他知道的东西还不少,他为什么会不想想起自己的故乡?

    “我于近日就离开草原,回到大明,**师可有同样的想法?”王老虎问道。

    **沉思了一会儿,道:“我余生就留在了草原,不回去了。”

    “可是,巴雅图首领好像对你有些成见。”王老虎指的是此时草原人已经将他绑了起来,他能否留在草原,也是个未知数。

    “这里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师倒是铁了心了。

    他执意不回大明。

    有人回来通报,王老虎的人回来了。

    张正从外向议事厅进来,道:“公子。我不负使命,完成你交托的任务。”

    “真是太好了。”看着张正此时的脸,一团乌黑,知道 这一仗打的艰难,但有所收获,他还是挺高兴的,“兄弟们怎么样?”

    “回公子,此次与鄂尔多人一战,因为他们使用的是火器,我们在这一点上占了下风,好在公子让我们用水攻,才能快速制敌,在与他们打斗过程中,我们有十二名队员战死,受伤一百一十二人。”

    王老虎沉默片刻,道:“他们的尸首是否已经运回。”

    “回公子,兄弟们都回来了。”

    “好,兄弟们都要回大明再安葬,我不想让他们在异乡流亡。”王老虎道。

    这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情怀。在任务与人文关怀上,王老虎与别人明显不同,他关心的更多的是手下人的生命。

    张正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这一张正是草原与鄂尔多人签下的条约。

    巴雅图从王老虎手中接过条约,道:“这下好了,西北草原又回来了。”

    勒布也显得十分地高兴。

    “另外一件事,公子,我捉来了活口,你自己亲自审问吧。”张正道。

    只见两个鄂尔多人从外面被明虎队员押了进来。

    王老虎道:“大叔,这人我给你们带来了,我看还是你们来审。”

    勒布道:“这件事关系到大汗,关系到你,你能够避嫌,我十分敬佩。”说完,他朝向鄂尔多人,问道:“那天,你们潜入我房里欲刺杀我,你们是受了谁的指使。”

    鄂尔多人现在还不清头蒙古人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来截他们并抢了他们的条约,一见到大汗此刻也成了阶下囚,他们似乎明白了,草原的天还是原来的天。

    鄂尔多人叽哩呱啦地说着大家听不懂的

    话,等他说完,一个蒙古人前来给大家翻译,勒布听懂了。

    鄂尔多人又说了几句,蒙古人在翻译。

    王老虎听着听着,不光是鄂尔多人的话,还有这个翻译的话,他不免出现了深深地疑问。

    因为他从翻译的蒙古人嘴里听到了一句,指使他们的人是王老虎。

    勒布,巴雅图,公主等人都怔在了那里,原来杀害勒布和草原二百多口人命 的人是王老虎,这一句话的份量非同小可。

    大汗对翻译说的这句话很满意,他心里在发出笑声,鄂尔多人替自己解了一场危机。

    勒布看着王老虎,没有说话,他想听王老虎的解释。

    这就是语言障碍。

    王老虎也没有回勒布,对关翻译的蒙古人说了句:“are you sure what you saidtrue?”这时翻译的蒙古人脸色一下子青了,他没有想到王老虎也懂得鄂尔多人的语言,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勒布和其他人都被王老虎的这话给吓着了,王老虎不光功夫高强,并且还懂得鄂尔多人的语言。

    “请你把刚才鄂尔多人说的话再说一次。”王老虎没有代替他的工作,而是让他再说一次。

    翻译的蒙古人只也如实地相告。

    原来指使杀害草原二百八十六口的幕后之人是大汗,要杀勒布的人也是大汗。一切真相已经揭开。

    大汗知道会有这一天的时候,从鄂尔多人被带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王老虎对两个鄂尔多人道:“草原人强马壮,有能力守疆护土,他们的友好睦邻大明,世代友好,不会看着草原有事,请们回去告知你们的主子,莫要惹事。”

    两人被明虎队员人押出。

    “王老虎,你将这两人放了?”巴雅图表示不理解。

    “放了,事情搞清楚了,当然要将他们放了,难道还要将他们关起来。”

    “他们可是杀了我们草原的人?”

    “事有因,才有果。”王老虎道,“草原的事草原人自己解决。”

    既然是大汗下的令,这件事就应该有大汗来解决。

    公主对巴雅图道:“巴叔叔,阿布犯了错,请你们看在他是大汗的份上,就饶恕了他吧。”

    公主向各位首领求情了,这也难怪,毕竟是她的阿布,放在谁那里都会那样做。

    勒布道:“公主,这事不光是我们几个人的事,大汗做的错事实在太多,草原上的人都不可能会饶恕他。”

    “巴叔,我重新履行婚约,你救 救 阿

    布吧。我给你跪下了。”

    巴雅图倒是给公主搞的无从手措。不知王子是不是真心喜欢他,还是另有所图,他也为大汗求情:“阿布,草原上不是你一句话嘛。大汗虽有错,但公主为他求情,你看……”

    “两位首领。”王老虎道,“可不可以听我外人说一句。”

    勒布道:“王老虎,此次你将西北草原还与我们,我们不知如何感谢才好。”

    “大叔,你知道我来草原的目的,是为停止蒙汉的纷争,所以在你们处理大汗之前,我想借用大汗几天。”王老虎道。

    “你的意思是?”

    “我想带大汗到大明,让他亲自与大明签订永世和好的条约。”毕竟他才是草原的主,他才是草原的大汗,只有他才有这个能力,这个权力,让草原的将士撤出草原。

    勒布有些为难。

    “大叔是怕我带走大汗就不让他回来了?”王老虎道,“这点请放心,我留着大汗没有用。”

    巴雅图道:“我倒是赞同王老虎的意见。”

    “好像这个老巴,当初不是你让大汗打的汉人吗?现在变的最快的人原来是你。”勒布道。

    “我也这不是听了**师的话吗。”巴雅图道。

    勒布道:“不知大汗他自己同不同意?”

    大汗耳朵是听着的,见到大家都将目光瞄向了他,他说道:“我错已经铸成,就让我自己亲手解决自己犯下的过错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王老虎笑笑,他来草原这么些日子,今天终于可以松口气,他的事算是办成了:“大叔,你的儿子不是也在战场吗?就乘这一次,你也去我们大明看看,让我尽下地主之宜。”

    “你也看到了,草原近期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也不能走开,就让我儿媳和你去一趟。”勒布道。

    公主也对王老虎道:“王老虎,你也带我一起去大明吧。”

    王老虎清楚,公主去大明是因为大汗,大汗犯了这样大的错事,此去去了大明之后,还有多少日子呢?她陪着大汗是对的,陪一天少一天。

    王老虎看着巴雅图,巴雅图道:“这件事我看行,就让公主一起同行吧。”

    大汗也像是知道自己错了,他来到勒布身边,道:“老巴,勒布,草原就靠你们了。”

    勒布心里的滋味是五花八门,对于这个以前的老战友,老朋友,现在要去大明,而且回来之后,大家已经商量好处理大汗的方式,一想到这里,他也是老泪纵横,即使他有错,但看到他真的要离开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不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