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 第524章 盯妻狂魔
    看着他一脸疑惑的表情,安如雪只觉得更生气。ranwen w?w w?. r?a?n?w?e na `c?om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等他吗?

    好不容易等到他来的消息,他却为了龙影拖延了救她的时间。

    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安如雪怎么想都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如果放在以前,她早就质问出声,让他给她一个答案了。哪怕被拒绝,也无所谓。

    可她刚刚和龙庭发生那种事,她没脸了,她只想自己安静的生会儿气就算了。

    偏偏这个男人就是喜欢往枪口上撞。

    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一脸,压着嗓子平和道:“我就是很久没做飞机了,有些不舒服,真的没什么,你不用理我。要是实在见不得我这张脸,我就去别的地方坐。”

    她起身就要走,顾卓拉下她,“你是不是知道了我去过楚家的事?”

    思来想去,她可能生气的事情也就只有这一件事了,当时他确实挣扎难过了一下,就这么放任她陪影去了。

    他是有些对不起安如雪,不过他不后悔。

    他不提就算了,他提起来,安如雪就彻底炸毛忍不下去了,抽回手。“我都努力把愤怒压下去了你为什么还要一直提?怎么,为了别的女人丢下很值得炫耀吗?”

    “那不是别的女人,影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怕安如雪不理解,顾卓一本正经的补充,“就像夫人对你的意义,老板对我的意义,一样。”

    “你,你们……”

    “她是我的女人。”

    安如雪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这羞辱是她自作自受,和任何人都无关的。

    冷笑一声,她揉了揉已经出汗的额头,“好,那我祝你们幸福。”

    “这不重要,我现在就想知道龙庭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被掳走的这段时间他有没有,”

    “和你有关系吗?”安如雪打断了他的问话。

    顾卓扬起声调,“怎么会没关系?我是被派来救你的人,你如果有什么闪失我怎么和老板夫人交代!?”

    “你来救我只是因为这是我姐和姐夫交代的,是因为他们,是吗?”

    顾卓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现在他已经有了影,他不能再三心二意了,所以基本没什么犹豫,笃定的点头。“是,他们是主要原因。”

    “那你说说,既然是你最重要的人派你来的,为什么你还要为了龙影丢下我,让我在龙庭身边多待那么多天?你不知道多一天我就会多一分危险吗?”

    “我……”

    “因为你得到消息,知道龙庭一直对我很好,你觉得他不会把我怎么样,是吗?”

    顾卓不自觉的压低声音,“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把你怎么样,不是吗?”

    想到昨晚的事情,安如雪的心便跟着刺痛。

    她还能说什么,她什么都不能说。

    “你和龙影,已经在一起了,是吗?”

    “是。”

    “那我算什么呢?”

    顾卓语塞,“如雪,其实我们之间……一直也

    没有什么吧?我对你向来都是很坦白,你也知道,我心里一直有放不下的人,我,”

    “行了别说了。”安如雪挥了挥手,扶住了自己额头,不想让自己狼狈的表情被看出来,“别说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你说的没错,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你能来救我已经是我的荣幸,我不该要求你这么多,总之这件事我很感谢你,就这样吧。”

    她觉得空气稀薄,情绪也控制不住,起身便离开了。

    顾卓一头雾水,想起来追过去,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话已经说到这里了,没必要再给彼此的关系增加负担。

    他期望能和安如雪成为朋友,如果不能,他也不勉强。

    另一边,医院。

    迟严风开车,载着安书瑶和聪宝回家,路途中,安书瑶一边哄着睡着的聪宝一边小声道:“我前几天已经和学长约好了,明天就去他在江城住的地方,把你妈接回来。”

    迟严风眸色微冷,“你还在和冷萧然单独联系?”

    安书瑶白了他一眼,“我想说的是快点把你妈接回来,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问题?”

    跑车吱一声停在了马路中央,猝不及防,安书瑶朝前拱了拱,抱着聪宝的手不自觉抓紧,皱眉道:“你干什么!?孩子还睡着呢,抽什么风?”

    “安书瑶,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说,你是不是后悔回到我身边了?”

    安书瑶无奈叹息,“还真的是抽风了,我跟你说接你妈/的事情呢,你跟我扯什么?”

    “我早就发现你没有以前爱我了,在医院你就顾着聪宝,出来你就提我妈,你现在眼里都没有我了,我的伤还没好彻底哪!”

    “……”

    她哭笑不得,“我说,迟先生,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学长已经和花姐筹备婚礼了,我也回到了你身边,有了聪宝,现在还疑神疑鬼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你说你爱我。”他撇着嘴撒娇。

    安书瑶点头,“我爱你,非常爱。”

    迟严风偷笑,轻磕了一声,发动引擎继续开车。那飞扬的笑意,和平日里对手下严厉时的迟严风判若两人。

    她总有一种自己再带聪宝哥哥的感觉。

    自从孩子出生,他欢喜是欢喜,可好像更容易吃醋了,这让安书瑶很是头疼。

    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回到了新住址,跟在后面保护他们的阿玄也跟着到了家,郝校和简单将别墅布置的欢天喜地,一进别墅,安书瑶就感受到了温暖的气氛。

    熟悉又陌生的新居,让安书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抱着聪宝,一路走过去,看过去,却在厨房门口见到了红姨。

    “夫人!”红姨激动的奔上前,她身边还站着云姨,看上去不太开心的模样。

    “红姨,您怎么在这里!?”看到她,安书瑶开心的不行,眼眶微红的转头看向迟严风。

    简单道:“你别看他啊,接红姨回来虽然是他的主意,可事儿可都是我和郝校办的,你不知道说服红姨的家人将她接过来有多难!”

    红姨也哭了。

    安书瑶说不出的感动,“简单,郝校,谢谢你们。”

    迟严风双臂环胸,靠着沙发背,看着妻儿开心的模样,最好的朋友都在身边,眼见着所有温馨的一幕,之前遭遇的种种,这些年来所有的坚持似乎都值得了。

    晚饭在欢声笑语中度过,红姨和云姨学习了很多月嫂的技能,聪宝交给她,安书瑶也放心。

    夜深人静,四个人都喝的酩酊大醉。

    只有红姨和阿玄是清醒的,两个人都有些紧张,一直守护在几个人身边。

    而这几个人,手牵着手跑到了后院的草坪地上,躺在一起看星星和月亮。

    安书瑶道:“从来没觉得,江城的夜空原来这么美。”

    迟严风歪头看她,眼中都是爱意,“你比它更美。”

    郝校看向身边的简单,“我也觉得。”

    书瑶和简单同时发出嗤声,懒得理他们,凑到书瑶身边,她小声道:“书瑶,学长和花姐要结婚了,你想好送什么礼物了吗?”

    安书瑶摇了摇头,“还没有,我本来不想费脑筋,可是这次他帮我救了严风的妈妈,于情于理我和严风都要感谢一下的。”

    “我没你那么复杂,我只是单纯的想送个礼物祝福一下,可是郝校怎么都不同意。”

    “我说,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能不能尊重一下这里还有两个喘气的?”郝校盘膝坐起来,不爽的指控。

    迟严风也笑着坐起身,温软的眸光始终围着安书瑶转。

    简单冷道:“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悄悄话,有你什么事?一边呆着去。”

    “这明明是团队活动!”

    他愤怒指控,可没人理会,俩人手拉着手往边儿上动了动,继续悄悄话。

    郝校气的,扯了扯迟严风的衣服,“你倒是管管啊,瞧瞧这像话吗!?”

    可看到迟严风腻进安书瑶身上的眼神,他特别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完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盯妻狂魔,没救了。

    不远处,阿玄输出一口父亲般的叹息。

    红姨站在他身边,笑道:“阿玄,先生和夫人如今这么幸福,你叹什么气啊?”

    阿玄道:“我有点羡慕,也有点心疼老板,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是啊,他们几个人走到今天,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以后,咱们也要多尽一份力,替他们守护好这个家。”

    “好!只要红姨您在,我会一直非常有力气的!”

    红姨纳闷:“你这话怎么会说?”

    阿玄笑:“因为您做饭超级超级好吃啊!您没发现吗?您在家学习照顾小孩的这段时间我都胖了。”

    “你这孩子。”红姨忍不住大笑。

    笑着笑着,她突然看到墙角路灯下投射出的一抹黑影,有人躲在暗处。

    她眸色一紧,戳了戳阿玄,努了努下巴示意那边有人。

    阿玄的警惕性很高,立刻会意,轻手轻脚的朝暗处靠近,眼看着就要见到庐山真面目,那黑影一闪,跑的飞快。

    “站住!”阿玄立刻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