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正统 > 第一百一十章 恩仇了了
    “这神宫中怎么会有人演奏乐曲?这乐曲声又是从哪里传过来的?”杨牧云见娴怔怔的站在那里,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便悄悄向一处通道内走去。ranw?en w?w?w?.?r?a?n?w?e?n?a`com走了没多远,突然手腕一紧,被人扯进通道内的一个房间里。

    杨牧云刚想喊出声,一个相貌俊秀无比的少年公子将手指竖于唇边,“嘘”要他噤声。

    “宁公子?”杨牧云看清了那人的面貌,刚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宁祖儿对着杨牧云一笑,“跟我来。”轻轻的话声一落,便打开了房间的后门,后门直通盘旋而上的楼阶口。

    杨牧云随着宁祖儿出了后门,顺着阶梯向上快步走去。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杨牧云边走边问。

    “皇上要诏见你,你却半路失踪。”宁祖儿说道:“沈大人急得不行,不待皇上诏令下达,便把南镇抚司的人都派了出去到处找你。还好你没事!”说着轻轻一笑。

    “你倒对这里挺熟悉,”杨牧云奇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宁祖儿一脸神秘,“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宁祖儿领着他拐入一处窄窄的通道,那里面只有一扇拱形的木门。

    “吱呀”木门开处,一道强烈的光线刺入杨牧云的瞳孔,他的瞳孔一缩,眼眯了一下,再展目看去,满眼皆是奇花异草,藤萝绿树,耳边鸟声呖呖,眼前蝴蝶飞舞,潺潺的流水淌过绿树掩映下的假山怪石......

    这不是神宫中的那处空中花园么?居然还有一个门通到这里,杨牧云心神为之一振。进了这个门便是花园中的那座凉亭,一人端坐亭中,正在吹一支碧莹翡绿的玉箫。

    吹箫之人看上去不到四十岁,却是满头银发,玉箫的一端轻轻抵在她的苍白的唇边,便可听见箫声从她拿捏恰到好处的指缝间流出。

    “神主姝妍?”杨牧云身形剧震,“她不是被刺死了么?”他瞪大了双眼,思绪又回到了那日清晨的缦罗寝帐内,那张死不瞑目的灰败面孔。当时那张面孔上写满了吃惊、愤怒和悲痛。

    而如今,她的面孔虽然还是那么苍白,但是恬淡平静,安详中带有一丝威严。她的目光看到杨牧云时只是微微颔首示意,杨牧云则会心地一笑。

    她的身后站着两个眉目娇美,神姿秀丽的翩翩少女。

    “、妮。”杨牧云见了她们不由心中一宽,他一直担心她们中了万仙化羽的毒雾后会香消玉殒,这时见她们安然无事,心中自然很是高兴。

    她们两人见了杨牧云眼波一转,嫣然一笑,并未说话。

    杨牧云止住脚步,和宁祖儿远远站定。

    ......

    “姐姐,你听见了么?”妮轻轻的对说道:“他方才担心得大喊大叫时,第一个喊出的是你的名字。”

    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酒窝,晶莹剔透的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红晕。她没有说话,看向杨牧云的目光满是浓浓的情意。

    幽幽的箫声凄清哀婉,披着一袭淡淡的忧伤吹奏着如水的情怀,拂过恬静馨香的花草林木,带着一丝惆怅钻入空旷幽深的神宫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神主的箫声中充满了凄婉忧伤,好像是在述说一些伤感的往事,她是在向谁述说呢?”杨牧云静静地听着,音调开始回旋曲转,像一只忧伤的蝴蝶,带着一丝幽怨缠绵的无奈,在遥远的思绪中回响,在时光落寞中花飞风碎。

    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凉亭外,是娴,她终于出现了,她正带着一脸的落寞看着亭中吹箫的姝妍。

    “阿妈?”惊呼一声,快步奔出凉亭,来到她的身边。

    娴却连看都没看她女儿一眼,只是紧紧盯着亭子里的姝妍,“你居然没死,神宫里施放的万仙化羽,应该也是你破除的吧?

    凉亭中的箫声戛然而止,姝妍缓缓地站起身来,她的脸色有些憔悴,但双眼却依旧迥然有神。

    “在害死嬗娣的幕后主谋没有挖出来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姝妍语气很平淡,“那日所刺杀的不过是我的一个替身而已,”她的目光乜了一下远远站立的杨牧云,“本来我以为我可能没有时间找出这个主谋了,是我的女婿牧云提醒了我,在这场阴谋中获利最大的人就是凶手,”轻轻叹了口气,“于是我让我的替身代我去死,好让我能在暗中仔细的看着那个自动浮出水面的凶手究竟是谁?”

    “现在你知道了?”娴冷笑。“你满意了?”

    姝妍一声长长的叹息,“我多么希望那个人不会是你,就算你站在我面前,我还是不愿意去相信,”她的眼中充满了忧伤,“你是我的亲妹妹,从小到大跟我形影不离,相亲相爱的亲妹妹......”

    “够了,”娴生生打断了她的话,“自从让布死了以后,我心里就再没你这个姐姐。你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了。”

    “让布?”姝妍眼中精光一闪,“你就是当年让布背着我私下里相好的女人?”目光在身上一点,“她是你跟让布的女儿?”

    “不错,”娴眼中充满了恨意,“我跟他在你之前就认识了,你生生将他从我身边抢走,还把他扔进了神坑。还逼得我和十几年不能相认。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姐姐。”

    “怪不得十四年前让布死了后你去了辰溪峒那么久,”姝妍脸色微微一变,“你到那里偷偷生孩子去了,是吧?”

    “自从那时起我就恨你,就想报复你,”娴兴奋得脸上泛起了潮红,“凌一涵是我安排去勾引嬗娣的,郎水河畔袭击妮的也是我,指使嗄咄那伏击妮还是我,我不但要杀你,我还要杀你的女儿......”她咬牙切齿,两眼已变得通红。

    姝妍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眉尖微微抖动了一下。

    “怎么样?你是不是很恨我?你还说我是你相亲相爱的亲妹妹么?”她越说越激动,已状若疯癫。“你现在是不是想杀我?来呀,你来杀我呀!”

    “阿妈,”上前拉住她,“你不要再说了!”

    “滚开!”娴一把甩开她,“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你别来掺和。”

    “娴”姝妍终于开口了,“使我们闹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就是因为那一个男人么?”

    娴狠狠瞪着她,没有说话。

    姝妍一声长叹,“当年你如果跟我说你喜欢他的话,我一定会让他离开我的。”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说这还有意思么?”娴冷笑,“你是神主,掌握整个苗地所有人的生死,要是被你知道的话,恐怕我跟他都会被扔进神坑吧!”

    “你不相信我,就是因为我是神主么?”姝妍脸上一阵苦笑,“在你心里,自从我当上了这神主后,就不再是你姐姐了,是么?”

    娴看着她,脸上渐渐恢复了平静。她的目光突然转向了杨牧云,“杨牧云,你过来!”

    “我?过去?”杨牧云一愣,看看周围其她人,见没一个人劝阻,便迈步来到娴面前躬身一礼,“前辈唤在下过来,不知有何吩咐?”

    娴目露精光,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前辈,你”杨牧云一惊,正要问话,只见娴拉住的手塞在他手里。他感到入手一阵温软滑腻,刚要开口,只听娴说道:“那日你将傩神馈赠的礼物当着很多人的面送给了我女儿,就是接受了她做你的妻子。”接着一字字的说道:“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你要是敢对她不好,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前辈,我......”杨牧云一怔,向看去,只见她脸一红,长长的睫毛低垂,娇羞之下更是艳光照人。

    “姝妍”娴的目光转向了她,“所有

    的事都是我做的,由我一力承担。跟我女儿无关。”见她默然不语,续道:“现在我跟你之间就做个了断,只求你放过我的女儿。”手一扬,一道寒光直插入自己的心窝。

    “阿妈”大惊,忙去阻拦,但来不及了。

    “噗”的一声,鲜红的血珠喷溅而出,像花瓣一样飘落一地。

    “娴”姝妍大叫一声,从亭内飞身而出,抱住了娴堪堪要倒的躯体。

    妮和宁祖儿也跟了过去。

    娴倒在姝妍的怀里,“娴,你怎么这么傻?谁让你拿刀捅自己的?”姝妍雍容镇定的神态没有了,惊慌失措地伸手去捂她汩汩流血的伤口。

    “姐姐”娴吃力的抓住了她的手,“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妮,更对不起嬗娣。我这条命是赔给嬗娣的......”

    “你不要说话,让我来看看你的伤......”姝妍想推开她的手,去解她的衣衫察看伤势。

    “不......不要,”娴紧紧抓住她的手,“刀锋已破入心脉,我......我是不成了。”迷离的眼神看向妮,“妮,你......能原谅我么?”

    “叔妈,”妮眼圈也红了,俯下身握住了她的手,“我原谅你,我和阿妈都原谅你了,你不要死,好么?”

    “姐姐,”娴握住姝妍的手又紧了紧,“我一辈子从来没有求过你,现在求你一件事,你......能答应我么?”

    “别说一件事,就是千件、万件姐姐也答应你。”姝妍勉强想挤出一副安慰的笑意,但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扑簌簌往下落。

    “我在这世上只有这一个女儿,我死之后......”看向趴在她身上嘤嘤哭泣的,脸上浮起一层忧色。

    “我知道,”见她说得吃力,姝妍忙回答道:“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她,妮跟她的关系也很好的,你尽管放心......”

    “谢谢你,姐姐......”娴脸上强凝出一副笑容,“我就要去找让布了,姐姐......这么多年了,你说我到了那边......他还会认得我么?”

    姝妍再也忍不住了,鼻子一酸,眼眶里的泪水如溢出的清泉一样哗地流了下来。

    “我去了那边,只有我跟他......”娴的眼光有些涣散,“再也不会有人跟我抢他了......”声音越说越低,一口气吸不进去,就此一动不动了。

    “娴”姝妍大惊,一搭她脉搏,已然停止了跳动。她心头一紧,忙伸手探她鼻息,也已没了呼吸。

    “阿妈”痛哭失声。

    姝妍默默将她抱了起来,向着花园外走去。

    “阿妈,你......”妮见她神色有些异常,上前想问又不知问些什么。

    “妮,”姝妍悠悠一声长叹,“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眼角的余光洒在她身上,“你阿妈的大限也到了,今天是我到祖殿的日子,我要带着你的叔妈一起去......”

    “阿妈,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妮的脸色变了。

    “我身上的蛊毒积重难返,已不可解,方才为了破除万仙化羽,又耗费了我最后一分血气。要不是我强提一口气等待娴露面,恐怕现在也支持不到,”她对着妮安详地一笑,“如今大事已了,我也可以安心地去了。”

    “阿妈,你走了,我怎么办?”妮眼中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你现在已经做得很好,”姝妍恬然笑道:“你比阿妈十四岁的时候强多了,等你登上了神主之位,一定能够护佑好神宫,护佑好傩神的子民。”说到这里眼神中微微露出一丝遗憾,“可惜这些阿妈看不到了。”说完看着怀里抱着的娴,“妹妹,用不了多久姐姐就会去陪你,你放心,让布是你的,姐姐再不会跟你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