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启者说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急事(二更)
    秦轲转了转眼珠,突然笑道:“那……是不是我给四叔看了这一剑,四叔就不再这么一直找我切磋了?”

    公输察皱了皱眉,轻轻点了点头,但还是理所当然地道:“习武之人相互切磋,乃是常态。火然?文 ??? w?w?w?.ranwena`com修行是一条漫漫长路,须知相互扶持的重要。”

    “可我还是习惯一个人修行。”

    至少,他不想和公输察一起相互扶持……秦轲留了半截话没说,反正他如果想要练手,有阿布,有高易水,单从做对手来说,怎么也比公输察这样钻牛角尖的麻烦人物要好上许多倍。

    “算了。四叔,你等会儿我,我去取剑。”说完,秦轲一路走了回去,打开房门,公输胤雪本来正要起床,听到门响又赶忙地闭上眼睛装睡,好在秦轲只是偷偷瞄了她一眼,就握起桌上的菩萨剑,再度走出了门。

    院子里,公输察已经跃跃欲试,手上的阔刀锋芒毕露,他的双眼如即将捕食的鹰,闪烁着不定的利芒。

    而秦轲则是双手握剑,一手握着剑鞘,一手握着剑柄,随后,开始缓缓拔剑。

    “就一剑,四叔,我先说好,我这只出这一剑。”

    “可以。”公输察跃跃欲试道:“来!”

    只是正当秦轲拔剑到半截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一个人的高声呼喊:“四爷!四爷!”

    公输察眉间顿时露出几分厌恶。

    他向来讨厌有人打断他修行,更讨厌有人干扰他与人切磋,秦轲那一剑在他心中缭绕已经有一日多,这会儿好不容易有机会再见到这一剑,却突然然了个打扰他兴致的不速之客,心里自然生出几分怒意来。

    只是他也听出了这个声音是他房里管事的声音,既然喊得这样惶急,必定是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他总得耐下性子听一听才行。

    “四爷……”管事刚刚跑进院子,双手就撑着膝盖弯腰咳嗽起来,显然这一路过来他花了不少力气,但看见公输察就在面前,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勉强抬起头道:“四爷,出事了!”

    “什么事情,急急忙忙的?没看见我正在和人切磋吗?”公输察含怒说话,声音中自然带上了几分威严。

    管事看了一眼秦轲,又看了一眼公输察,一刀一剑正在手上,他心里也大概明白了大半,立刻就跪下身来,嗫懦道:“对不住,四爷,我坏了你的规矩,打扰了你和姑爷的事儿。等下回去,我自领责罚去。”

    公输察虽然蛮横,但也并非刻薄的人,尤其是对手下的人,所以他只是摇摇头,道:“罢了。你也不是故意的,我责罚你做什么?”

    “起来吧。”他淡淡地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慌里慌张的?”

    公输察说到这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顿时锐利起来:“是不是……大哥他……”

    “不是不是……”管事的连连摆手,否认道:“大爷的身子暂且没事,昨天稷城那边的大夫还托了人给大爷带了药,听说这两日已有些好转了。”

    公输察轻轻点头:“那就好。”

    看着公输察短短几息之间的言谈反应,不大像是在装模作样,秦轲一时倒对他生出了几分好感。

    公输察看着管事,低着声音问道:“既不是大哥出事了,这家里难道还有什么新鲜事能让你这么着急忙慌的?”

    “是……”管事瞥了秦轲一眼,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又低下头去。

    公输察看出他的意思,踌躇了半晌,握刀的手一紧一松。以他的性情,自然不愿意在这种紧要关头退去,刚刚秦轲的剑已经拔了一半,或许他房里管事的晚来那么一步,他应该就能看到那一剑了……

    不过秦轲倒是笑着替他解了围,道:“四叔这会儿有什么急事还是先去处理,这切磋嘛,日后总是有机会的。”

    公输察看着秦轲,狐疑道:“你肯等到下次?”

    是你不肯等到下次……秦轲心想,脸上笑得灿烂:“有什么不能等的,四叔什么时候得闲,再来找我就是。”

    公输察点了点头,眼神欣慰:“那好,这一剑我记住了,我会回来。”

    说着,他把阔刀重新入鞘,转了个身,就向着院子外走去,地上跪着的管事也是赶忙起身,拍拍自己粘着灰尘的膝盖,紧随其后,一边走一边小声地说些什么。

    秦轲正打算展开风视之术听个一二,然而门外却又走进来一个熟悉的面孔,白起仍然是那一身如墨的黑,手上握着剑,回头望了一眼公输察的背影,嘴角带笑道:“看来我错过了一场热闹?”

    ……

    公输察一路回到自己的院子,才终于感觉到有几分不对劲,平日里自己的院子肯定没有今日这般严谨。

    他一向喜欢清静,下人们平时都是距离他的屋子远远的,可今天看去,下人们却个个一脸警惕地把守着各处,像是一只只等待捕猎的鹰隼。

    “这是我斗胆替爷做的安排。”管事一边走,一边回头解释道。

    公输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原本没有兴趣的他反倒是提起兴趣来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般紧张?是胤云出事了吗?”

    “少爷没事。老爷你跟着我来就知道了。”管事的口风严谨,在门口依然一点都不肯透露。

    两人一路进到深处,直到公输察宅院里的柴房,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四下张望了一眼,向前走了一步,推开了柴房那粗陋的门。

    “啊啊……”只是在那一瞬间,却有一个全身血淋淋的人影大喊着冲了出来,直扑管事。

    管事先是吃了已经,随后却已经听见了公输察的一声暴烈的怒吼,心里暗道一声不好,立刻就是转过身来,对着已经拔刀出鞘的公输察喊道:“四爷……停手!你看看他是谁!”

    阔刀在空中突然停下了,就停在那满是血的人面前,停在他的脖颈上,纵然还未入冬,可刀锋上的寒意,却像是千年不化的寒冰,让管事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脊背发凉。

    公输察看清了那张满是脏污,凄惨不堪的脸,却终于想起了这张脸的主人到底是谁,平日里,他也见过他不少次,但多是在公输究的身旁因为他不正是公输究身旁最得力的管事吗?

    “乌助?”公输察手上的阔刀仍然没有放下,言辞冷厉,“你怎么在这里?还弄得一身血污?”他看向管事,“是你派人打的?”

    “不是……”管事赶忙地否认,这时候,那浑身是伤的乌助也终于在公输察的刀锋下回过神来,顿时吓得屁滚尿流。

    “啊……”乌助哭出声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四爷救我!四爷……有人要杀我!你救救我呀!”

    公输察疑惑地看看管事,管事做了“无妨”的眼神,公输察这才把阔刀放开,就算是个歹徒,在他面前也很难行凶,何况这乌助虽然是公输究的得力助手,却并不精通武艺,不可能在他眼皮底下做出什么事儿来,他也就不必再架着刀了。

    “我救你什么?你在老三身边好好的,还有人敢害你不成?”公输察与公输究最是对不过眼,对他身边的人自然也没什么好话,声音冷漠。

    乌助哭得撕心裂肺,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娘的孩子,非得把心里的委屈都给哭出来不可。

    只是他这幅样子,倒是刚公输察更是觉得怪异,就好像人家的孩子,莫名其妙跪在自己脚下委屈地哭泣,可自己又不是他的爹,凭什么替他出头?

    公输究可还没死,他要找也得是找公输究去,找自己哭丧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