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上太一 > 第一百三十章 封禁开,宿敌现
    “滋滋!”

    黄袍少年脸上带笑,嘴角上扬,修长的掌指尖叨叨霞光涌出,缓缓贴至虚无一物的空地之处。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嗡!”

    随着少年掌中霞光的涌现,那道光门再次显化而出,摇晃了几下,逐渐稳定了下来。

    “我的天!他居然懂得阵法之道!”

    远处,原本盘坐独自闭目恢复的天祭,好似感应到了什么,浑身的凶煞之气再次显化,陡然睁开眼,指着那名黄袍少年失声叫道,满脸的不可置信。

    “还真是!”

    阴阳宗两名少年脸色更加难看了!

    以他们的造诣和见识,再加上粗浅的学习了一下阵法纲领,当然知道要学习修炼阵法一道是多么的不容易!

    就算是他们二人合起来,面对此处的封印之地,也不敢说一定可以破除封印!

    而从黄袍少年的行为看来,好似对眼下的封印有所了解,根本无需那么多的手段心机般,直接破除!

    更是丝毫不在意身后众多修为惊人的数名少年天才虎视眈眈,不得不说其修为与胆识,绝对不是一般少年天才所能拥有的!

    “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怪胎?”

    蒙面人身影模糊,若隐若现,满眼疑惑,“这等年纪,竟然连这样的阵法都能随意出手相破,应当名气很大才是!”

    “只可惜,实力太强了,仅仅出了两拳而已,就直接轰飞了那两名少年天才!”

    “出手间,雷厉风行,比之那杀道一脉更是平添了几分霸道!”

    “金光,金色拳头……”

    “难道和他有关?”

    蒙面人呐呐自语,好似想起了什么,一个闪身消失在了此地。

    “呵,这般胆小之人,也配来争夺此处的机缘?”

    看了眼消失不见的蒙面人,血衣少年寂苍不屑一笑,冷哼一声,根本不理一旁一直跟着自己的少女,带动着漫天的血河,同样一步踏出。

    “嗯?”

    少女皱眉,淡蓝色的长裙飘飘舞动,上面更是有丝丝血迹。

    “他,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少女自语,轻声一叹,却是没有动作。

    “你,死了吗?”

    少女轻吟,脸上带着一股莫名的哀伤,好似在怀念,遗憾什么。

    随着蒙面男子的死去,这里再次寂静无声。

    “不错!这才是我看中的那个男人该有的样子!”

    熟悉的声音响起,让陈辰宛若触电似的回过头来。

    “玉儿!”

    陈辰的声音如同从天外传来,期盼,希望,哀怜……

    一切只是为了爱!

    “呵!就算你恢复了当年的修为,你依然不配拥有我!”

    玉飞仙绝美的身影显化,脸上的冰寒把周围的空气都凝成了冰霜!

    容颜清冷绝丽,长发飘飘,白衣如雪,飘飘若仙子临尘。

    只是那冰冷刺骨的寒意,

    让陈辰此刻的心如同坠落谷底深渊。

    “那条路,真的比我们多年情感,比孩子和我更重要吗?”陈辰眼角都哭得裂开了,那丝丝血痕顺着脸颊滑落,早已分不清什么是血,什么是血泪……

    为了和你相守,我甘愿放弃天之骄子的荣光!

    为了与你相守,我放弃亲人,与你独处世外。

    只因你说过,你和他们性格不合。

    你说过的,我都牢记在心中,一刻也不敢忘记!

    可是为什么你会这般决绝?

    “我说过,阻我道者,至亲亦可杀!”

    玉飞仙冷漠笑道,脸上的那个酒窝依然存在,却深深刺痛了陈辰的心。

    “嗯?那小孽种居然没死?”

    忽然间,玉飞仙好似发现了什么,眉宇开合间精光闪闪,看向陈辰的双眸一道闪电陡然射出。

    陈辰顿时觉得浑身一振,动弹不得,只有那双哀怜的眼睛看着对面的女子,血泪无声的落下。

    “哼,果然没死,还真是和你一般命大啊,这样都死不了!”

    “也罢,若是不死,留着你们也好,你们是我潜意识里最终的羁绊,待我修为无法寸进之时,再杀了你们突破自我!”

    玉飞仙说完,身形一转,如梦幻泡影般破碎,消失不见。

    “玉儿,我们两父子等你回来!”陈辰呐呐道,话语中透露出无限的爱意与心酸。

    “无情之道非无情,有情之道非有情。”

    “即是如此,那我就独行邪心之道,为那不甘的执念而战,终有一天,我要冲破那至高无上之境,修改那该死的规则之力。”

    “麒儿,不能失去母亲!”

    “我,不能失去你!”

    随着陈辰的意识转变,一身气息愈加诡异,双眼中,一道身影若隐若现,隐隐可见那道身影绝美的脸上,有着一个小酒窝。

    看了看这个孤寂而又埋葬自己幸福过往的小院,陈辰双眼中落下猩红泪水,转身步入了黑暗。

    ……

    东阳镇,第一家族,陈家。

    陈家作为东阳镇的第一家族,不仅财力雄厚,更是有着无数的家族弟子踏入了修炼之道。

    要知道,财力雄厚的家族在这个小小的东阳镇都十数家之多,陈家能稳坐第一家族之名,整个家族的实力当然不容小觑。

    这是修炼的世界,光有巨大的财富显然不予以撑起第一家族之名!

    还要有修士!

    可以这么说,在一个家族之中,谁的修为最高,谁才是真正的话事人!

    同样的,一个家族中,踏上修道之路的人越多,修为越是高深,整个家族的实力也越强大!

    就像陈家的陈辰,一身的资质简直可以用逆天来形容,五岁修道,一个月之内踏入正轨,六岁通灵,十岁就达到道者之境,十五岁晋升道意之境,更是在十八岁道灵觉醒之际被一宗门圣女看中,结为道侣,从而震撼了整个东阳镇!

    无论是修炼资质还是道侣来历惊人,陈辰两者皆有!!

    那时候的陈家威名远扬,就连几百里外的安南镇都在谈论他的事迹!

    从此以后,陈家第一家族之名更加牢牢不可撼动。

    不说陈辰资质有何等逆天,单凭被宗门圣女看中,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修道界的宗门弟子,哪一个不是修为高绝,实力强悍之极。

    比之东阳镇这等贫瘠之地来说,这里的人在那些宗门弟子的眼里,

    和土鸡瓦狗没什么区别。

    若是在平常,那些宗门弟子可能连看一眼自己等人都觉得是对他们的侮辱,更何况是和圣女结为道侣?

    是以,自从陈辰与那名圣女结为道侣之后,第一家族的位置更加不可动摇了!

    只可惜,自从陈辰成亲之后,修为却一落千丈,从原本的道意之境掉落至道者境,再跌落至通灵之境……

    陈家人费劲了周折,耗费了无数天材地宝,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陈辰也从过往的天之骄子沦为了一个笑柄。

    陈家废人!

    就算是一个笑柄,也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直呼其绰号。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的道侣,玉飞仙!

    有传闻玉飞仙是一上古宗门圣女,偶遇陈辰,从而相恋结为道侣。

    无论是上古宗门圣女还是一般的宗门圣女,一身的实力也远远不是这个小地方的人可以撼动的。

    玉飞仙不仅长相绝美,如仙子落尘,更是修为高绝,深不可测。

    曾有一家主子嗣遇到她,出言不逊调戏了几句,结果直接被她一巴掌拍在地上,直接拍成了肉泥。

    那个家族更是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谁敢冒犯她,无一不是对她恭敬有加,敬若上宾。

    只可惜,两人结为道侣之后没过多久就离开了陈家,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听说是找了一个偏僻之地安享二人世界去了!

    陈家大院。

    一名白发男子负手背后,静静的站在门口,一双血色眼睛如一道漩涡般流转不息,摄人心神,神色安静的可怕。

    身形修长,浓密的眉毛皱起,脸上满是沧桑的痕迹。

    陈家。

    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这里生,这里长!

    更是从此地扬名,又从此地衰落!

    还有那个她……

    “哟,这不是我们家族的天之骄子陈废人吗?多年未见,怎么头发都修炼白了?”

    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大门走出,对着白发男子嘲讽说道。

    什么少年英才天之骄子?

    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在未真正踏足道魂境之前,再逆天的资质还不是废物一个!

    到现在居然连头发都白完了,一身气息却连一个道意境都不如!

    废物!

    白发男子缓缓转头,那双血色的眼中隐隐有着一道女子的身影,依稀可看得到女子脸上的那个酒窝分外迷人!

    “我要见族长!”

    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大门走出,对着白发男子嘲讽说道。

    什么少年英才天之骄子?

    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在未真正踏足道魂境之前,再逆天的资质还不是废物一个!

    到现在居然连头发都白完了,一身气息却连一个道意境都不如!

    废物!

    白发男子缓缓转头,那双血色的眼中隐隐有着一道女子的身影,依稀可看得到女子脸上的那个酒窝分外迷人!

    “我要见族长!”

    一名白发男子负手背后,静静的站在门口,一双血色眼睛如一道漩涡般流转不息,摄人心神,神色安静的可怕。

    身形修长,浓密的眉毛皱起,脸上满灰尘浓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