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娇晏 > 第2章 赐婚
    “便听母亲的罢。??? ?燃文小说 ?  w?w?w?.?ranwena`com”赵明晏道。

    徐氏为人纯良温和,加之又是继室进门,所以在面对赵家兄妹时总是不自觉地放低身段。

    不过徐氏真心待人,加之这些年又确实将赵明晏照顾得很好,所以不管是赵明晏还是赵家父子,都早已视她为真正的亲人。

    也正是因着这样,所以赵明晏虽未明着反驳徐氏,可到底还是没真的免了茯苓的责罚:“母亲宽厚,不过还是先教她跪着吧,免得不长记性。”

    “随你吧。”徐氏闻言顿了一下,而后也不再计较,只是叫赵明晏早些休息,然后晚些时候好一起用膳。

    跟着,便带着徐婉一道走了。

    徐氏离开后,赵明晏也没了多余精神,只是许是乏得过头了,所以身子虽觉得累,可脑子却反而越发的清醒……

    “你说……陛下眼下这节骨眼召我爹进宫,会不会跟那件事有关系?”

    “这……奴婢不知。”青黛皱眉,说话间暗中打量了眼赵明晏的脸色,而后才迟疑着道:“茯苓比咱们先行一步回京,要不……”

    “不必,你去把南星找来,顺便通知夏天无……”赵明晏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扣着手指,顿了下,道:“就说我已抵达京城,之前吩咐他的事,可以准备起来了。”

    “是。”青黛领命,顿了下,见赵明晏没别的吩咐,这才悄声退了出去。

    青黛走后,赵明晏又命人将府里的账册找了出来,只是才看了没两页,便不知觉地迷糊了过去,而等她再睁眼,外边已经全黑了……

    “醒了?”

    “嗯……大哥?”

    熟悉的声音自身旁响起,赵明晏下意识应声,而后等反应过来不由立时顿住:“真的是你!”

    赵明晏又惊又喜:“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睡了多久,怎的不叫醒我?”

    后一句,却是对着听到动静后进来的云苓问的。

    云苓端了温水进来伺候赵明晏洗漱,闻言正要开口,便立时听赵明清接了话头道:“是我不让叫的。”

    说罢,赵明清放下手中书本,跟着起身揉了揉赵明晏的发顶:“快些洗漱吧,父亲还等着替你接风洗尘呢。”

    说着,赵明清从袖子里掏出根簪子,也不管赵明晏是不是喜欢,拿出来便直接替她插上,然后又再量了眼,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去了外间的院子等候。

    等赵明晏洗漱完,再跟着赵明清一起来到正院,赵福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哎呀,总算来了!”

    瞥见赵明晏,赵福立时起身换上了笑脸:“来,过来叫爹爹好好瞧瞧……”

    “瞧什么瞧,天都黑了,您不吃饭明晏还要吃!”赵明清突然冷脸,也不管赵福脸色如何变换,当即便直接拽着赵明晏坐下了。

    赵明晏愣神,抬眼正好撞见徐婉那满是柔情的眼神,不由瞬间明悟。

    “哥?”赵明晏低声唤了声,没有多说,只是别有深意地朝赵明清眨了眨眼。

    “吃饭!”察觉到赵明晏的眼神,赵明清瞬间脸色更冷,而后径直夹了赵明晏喜欢的菜式放进她碗里。

    “大公子说的对,先吃饭吧。”眼瞧着气氛变得有些不大对劲,徐氏也不由跟着打了个圆场,起身拉着赵福一道入席。

    赵福回神,见状跟着朝赵明晏碗里添了筷子她喜欢的菜,然后才又冷哼着朝赵明清道:“今儿看在晏晏的面子上,老子不跟你计较。”

    说罢,又再夹了筷子青菜进赵明晏碗里,然后挑衅似地睨了赵明清一眼。

    赵明清神色不变,直到下了饭桌才状似无意地提了句:“我就知道这簪子明晏戴着肯定好看……”

    ……

    “听说太子狩猎时不慎坠马伤了脑袋,此事当真?”

    饭后,正院书房。

    赵明晏随手翻着赵明清递过来卷宗,同时暗中对比着先前查到的线索:“还有爹……”

    “先别说这个,年前你来信说定能赶在年节前回来,怎的耽搁了这么久?”

    赵明清仍旧冷着个脸,看向赵明晏的眼神也写满了不悦:“别跟我说什么大雪封了路,你知道我不信的。”

    “确实有事耽搁了,不过……”

    赵明晏皱眉,顿了下,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是继续着方才的问题道:“爹,听母亲说近日陛下时常召您进宫,不知所谓何事?可是跟太子受伤之事有关?”

    “砰!”

    赵福扒着旁边的书架找了半晌,总算将自己的小金库找了出来:“晏晏,这些都给你,拿去买簪子买……”

    “嘁,说得这钱好像不是明晏的一样!”赵明清不屑冷笑。

    “爹!”赵明晏也有些头疼:“说正事呢!”

    “正事?哦,对,正事!”

    赵福点头,跟着又再量了眼赵明清的脸色,而后才又略显迟疑地道:“有关是有关,不过……说到底却还是因为你。”

    “关我什么事?”赵明晏明显有些惊着了,原以为是跟那件事有关,可现在看来……

    “陛下想替太子赐婚!”

    “跟我有什么关……”

    “瞧中你了!”

    “什么?”

    “说是太子亲口提的!”

    “疯了吧?”

    赵明晏被彻底惊着了:“我都不认识他!”

    坊间传言太子坠马后便成天疯疯癫癫,起初赵明晏还有些不信,可眼下却是丝毫没有半分怀疑!

    “我也觉得奇怪,这些年你甚少回京,便是回京也没机会见太子,他怎会忽然跟陛下请旨赐婚,还立誓此生非你不娶?”

    赵明清一脸审视,直觉此事定跟赵明晏脱不了干系,可转念想想又确实觉得不可能。

    “跟皇家结亲……虽说我倒是不反对,可眼下太子殿下变成这样……晏晏,爹爹不想害你,可陛下那边……”

    赵福头大得不行,白天萧晟已经下了死命令,要他最晚在上元节之前给出答复。

    “大哥,我记得你跟太子的交情似乎很不错?”

    赵明晏歪着头想了下,转头朝赵明清道:“能不能私下里叫我见上他一面。”

    “不熟,不过……可以安排。”赵明清想了下后道。

    赵明晏点头,不再言语,犹豫了下,到底没将先前路上遇到的事讲出来。

    原来,赵明晏虽确是因大雪耽搁了不少时日,可更多的,却是因为宁王世子萧无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