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娶夫纳侍 > 番外 谁的孩子?(下)
    这是一个春暖花开,风和日丽的好日子,晓雪扶着腰,拖着笨重得如同一颗球一样的身子,在花园中散步。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要知道,孕妇后期适当的运动很重要,分娩的时候能够顺利些。

    “腰好酸,腿都肿起来了,呜呜呜……”晓雪对着在身边扶着她的风哥哥撒娇。

    谷化风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和担忧,他望着晓雪大得离谱的肚子,小心地扶着她的胳膊,走向花园中一棵花树下的躺椅,口中道:“累了我们就歇会儿再走。”

    “可是才刚刚散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要是总是这么走走歇歇的,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我可不想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晓雪纠结着,想去躺椅上躺一会儿,靠枕枕在腰上,很舒服的说。可是,现在是舒服了,分娩的时候可怎么办?

    “呸呸!说什么难产?晓雪必然会顺顺利利地产下孩子,到时候我们又多了个宝贝呢!”谷化风强忍住心中的慌乱,给晓雪打气。

    晓雪呵呵笑道:“说不定是多了两个呢。我的肚子这么大,极有可能是双胞胎。风哥哥,你说会不会像小帆和小贝一样,是一对龙凤胎呢?”

    谷化风想了想,点头道:“很有可能哦,你不是说双胞胎是需要遗传因子的吗?既然咱们家已经有先例了,几率不是更大了吗?”

    晓雪摸了摸皮球一般的肚子,满足地笑了……

    “咦?”晓雪的脸上突然现出一抹惊喜,她开心地叫着:“风哥哥,宝宝们踢我了呢……啊!又踢了一下。”

    谷化风一听,脸上一白,用手轻轻揉着她的肚子,焦急地道:“踢哪儿了,踢疼了没有……哎?也踢到我的手了。晓雪,你在那儿坐一下,我去叫轶哥来帮你看看!”

    晓雪拽住他,微笑着摇头道:“不碍事,这是正常的反应,小家伙们是在跟咱们玩呢!这时候如果隔着肚子跟她们讲话的话,她们应该是能听到的呢!”

    已经快七个月了,胎动是很正常的现象,不需要大惊小怪的。不过,谷化风他们是不晓得的,只觉得孩子已经在晓雪的肚子里呆了七个月还不出生,已经够让他们担心的了,谁知道小家伙们居然在娘亲的肚子里打拳击,若是伤着晓雪的内腑怎么办?

    谷化风把她扶坐在躺椅上,在她的腰下塞了个软软的靠枕,又给她倒了杯白开水递到她的手中,急匆匆地去寻任君轶去了。

    “夫人,您的干姐姐林小姐来拜访。”福管家禀告说。

    “哦?小豆子?她什么时候来京城的?快请!”晓雪欣喜地从躺椅上坐直了身子。自从邵氏夫妇被晓雪接到京城后,万马的那一摊子也交给了林豆蔻管理,快步入三十的林豆蔻,在万马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晓雪儿时的玩伴,一起下水摸螃蟹,上山挖知了的林豆蔻,被引到花园中,一眼便看到了晓雪大大的肚子。她的眉头皱了皱,脸上久别重逢的欣喜被浓浓的担忧所代替:“晓雪,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不省事?金胞果那是什么?孕育后代的媒介,是男人吃了传宗接代的,你怎么敢贸贸然地吃下去?”

    得!许多年没见,见面就是一大通的唠叨。晓雪也知道她是真心为自己担心,便向她招招手,道:“婆婆嘴小豆子,过来扶我起来,我想上厕所!”

    “你!”大儿子都十一岁的林豆蔻,再次被晓雪称为小豆子,嘴角不由得抽动着,不过她却没说什么。童年时的那段回忆,对于她对于晓雪都是难以忘怀的。她叹了口气,走过去扶起了晓雪,关心地问道:“你还好吧?有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放心,一切都好!刚刚孩子们还跟我打招呼呢!”晓雪拉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肚子里的宝宝们此时正兴奋,见有温热感贴过来,不知道谁的小脚又踢了过去。林豆蔻手心感觉到动静,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我琢磨着,男人生孩子,是在体外孕育的。女人生孩子嘛,是在体内孕育成长的。我估计,等我怀胎十月后,产下是直接脱去胎囊的小宝宝。”晓雪经过了这七个月,心中信心大增,貌似也没那么可怕嘛!

    “对了,小豆子,你这次来京城不会是特地来看我的吧?”晓雪笑嘻嘻地看着她。

    林豆蔻对她彻底的无语,所有人都在为她担忧着,她却像没人事儿似的。不过,这也是好事,但凡晓雪成竹在胸的时候,没有一次失算的可能。或许这次,她也能平安产下宝宝吧?

    她看着晓雪信心满满的表情,那颗焦躁不安的心慢慢地地安定下来。她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道:“安儿他想学厨艺,你也知道,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把你当做神一样崇拜,这次他提出想要拜你为师学厨艺,恰巧我听说了你的事,就带着他来京城了。”

    安儿是她的大儿子林俊安,一个白皙安静的小少年,此时正默默地站在娘亲的背后,用一种近乎狂热的眼光看着晓雪。

    “哟!俊安都长这么大了。来让姨姨瞧瞧,嗯!不错,幸好长得不像你娘,小美男一个!”晓雪捏捏小正太白嫩嫩的小脸,十足一个怪阿姨的模样。

    林俊安没想到自己心目中神一样存在的人,居然这么的年轻随和。他的小脸红红的,眼睛亮亮的,看得晓雪又是一阵“蹂躏”。

    小美男留下来了,林豆蔻在京城盘旋了几天,放心不下万马的生意和亲人,便回去了。

    林俊安被安排在谷化风的手下,学习厨艺的基本功,一同学习的还有五岁半的祝小贝小盆友。别看小安子(小贝童鞋给小美男取的绰号)比小贝萝莉年龄大了一倍,学习厨艺两人却一直不分轩轾。两人心中都憋着一股劲儿,想赶超对方,私下里都刻苦的练习,争取下一次考核验收的时候,超过对方。腹黑的小贝,还经常欺负小安子为乐,不过林俊安小盆友被整过后,只是包容的笑笑。这对小冤家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后倒也成就了一对佳话。

    日子在晓雪拖着大肚子的痛苦期待中,艰难而又缓慢地流逝着。七月流火,盛夏的季节中,迎来了晓雪分娩的大事。

    阵痛从傍晚就开始,前世经历过姐姐嫂子们分娩过程的晓雪知道,这只是开始,离生产还有一段时间。便拒绝了把她搬至产房的建议,她要储存体力,等真正生产的时候,再一鼓作气,平安生下宝宝们。

    阵痛是一阵一阵的,她就趁着阵痛的空隙能睡一会是一会儿。她的夫侍们都焦急地在外间坐着,却不敢发出声音。因为,这样的事在华焱是史无前例的,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晓雪,很沉稳地面对这一切,他们自然而然地听着她的指挥。

    临近天亮的时候,晓雪突然感到两腿间一阵潮湿,从沉睡中惊醒。羊水破了,一阵撕心裂肺地痛,让她不由得呻吟出声。

    趴在床边小憩的任君轶马上惊醒,他看着晓雪苍白的脸色,连声问道:“怎么了,痛得很了,是不是?”

    在外间静候了一夜的夫侍们听到动静,马上涌进来,看着晓雪痛苦的神情,不由得一阵心疼。

    “把我送进产房吧,我想我快生了!”晓雪挨过一阵剧痛,吸了口气很镇定地吩咐道:“风哥哥,你帮我煮碗粥,吃了好有力气生产!”

    产房早已布置妥当,晓雪躺在干净的床上,看着满屋子的人:夫侍和爹娘们。她强自笑了笑,道:“大师兄和风哥哥留下就成,你们到外间等着去吧!人太多,我有压力!”

    别看她表现得很镇定,心中也还是害怕的,要知道在古代医疗条件落后的情况下,女人生孩子等于过鬼门关,何况是在没有产婆没人懂得给女人接生的女尊世界?

    “大师兄,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嗯!你放心,你吩咐的那些,都准备齐全,剪子、纱布什么的也都用开水煮过,万无一失!”任君轶紧紧地攥着晓雪的手,心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没底过。

    晓雪点点头,刚要说什么,一阵剧痛让她倒抽了一口气,然后呻吟出声。任君轶和谷化风身体僵硬,脸上骤然变色。

    “放轻松,别孩子还没生,你们倒累倒了。”晓雪强忍着疼痛,笑着安抚他们。

    剧痛一次次袭来,晓雪从开始的小声呻吟,到最后大声的尖叫。任君轶白着脸努力回想着晓雪曾经教给他的接生方法,谷化风在一旁打下手……

    好在晓雪平时锻炼得够,胎位又正。两个时辰后,第一声婴儿啼哭响起,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在任爹爹的手中呱呱坠地。

    “男孩!”任君轶把沾满血污的小家伙递到谷化风的手中,松了一口气,笑着对晓雪报告婴儿的性别。

    晓雪虚弱地点点头,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艰难地说了句:“还有!”

    笑容僵在大师兄脸上的样子,很锉很搞笑,可是晓雪没有心情取笑她,努力地蓄积着力量,一鼓作气,又生下了两个健康的婴儿。

    大师兄一手捧着一个婴儿,轻轻在晓雪耳边,道:“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最小的是女孩!”

    晓雪本来以为是双胞胎,没想到买二送一,多出来一个。好在母子均安。看了一眼三个并排放着的小包子,晓雪累得堕入了梦乡……

    “这是小十三,这是小十四,这是十五妹!”晓雪在一群小包子们的窃窃私语中醒来。

    “小十三一定是跟我同一个爹爹的,你看他的鼻子多像我,挺直漂亮!”苏云绢宣布着宝宝的所有权,她一看到小十三就觉得投缘,比她那个从一个爹爹肚子中出来的弟弟还要喜欢。

    “胡说!明明是跟我和小贝一个爹爹的,你看看嘴巴,跟我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祝小帆可不是省油的灯,他觉得小十三一定是自己爹爹的孩子。

    黎昕的宝贝儿子,五大三粗的祝尚武踮着脚摸摸小十四的小脸,瓮声瓮气地道:“小十四是尚武的弟弟,你看他的眉毛跟我一模一样!”

    “才不是呢!跟我一样好不好!”谷化雨的宝贝儿子祝啸天不依了,他嘟着嘴不服输地瞪着尚武哥哥。虽然你的拳头很硬,但是弟弟绝对不能让给你。

    徐翔宇的大儿子祝朝阳悄悄地靠近十五妹,大声地宣布:“十五妹跟朝阳是一个爹爹的!谁都不许跟我抢!”要知道徐翔宇的第四胎又是一个男孩,他想女儿都快想疯了,人小鬼大的祝朝阳当然要帮爹爹争取到一个女儿回来。

    “十五妹是我的!”熙染的儿子祝一铭一挑凤眼,威胁地看着跟他差不多大的祝朝阳,一步不让!

    “我的!我先宣布的!”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

    晓雪被小包子们吵得脑仁疼,刚想开口阻止他们。一个老成的声音稳稳地道:“你们不要吵!娘亲很累,在休息。弟弟妹妹还小,这会儿看不出像谁,长开了就知道了。现在争,万一争错了,不是空欢喜一场?每一个宝宝都有可能是我们的一父同胞,要对他们好,疼他们才是!”

    晓雪听出来了,这个小家伙是她跟大师兄唯一的儿子祝珉容的声音,这孩子才三岁多一点,说话就这么老成沉稳,不会和她一样是穿来的吧。

    那边小包子们都同意珉容小盆友的话,就连祝小贝和苏云绢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三个由娘亲生下的小包子,幸福地在哥哥姐姐们的疼爱和维护中,茁壮成长……

    直到小十三。小十四、小十五长大成人,嫁人的嫁人,娶夫的娶夫时候,他们的哥哥姐姐依然没闹清楚,到底是谁的爹爹的孩子。

    别说孩子们了,就是晓雪跟她的八个夫侍,也不敢肯定是谁的。因为那三个小包子,既有这个爹爹的特征,又像那个爹爹另一部位,就像是把八个人的优点捏在一起,重新塑造出来似的。这下倒好,不仅八个爹爹疼他们入骨,十二个哥哥姐姐,也护他,宠他,让他……

    小包子们到底是谁的?作者摸了摸下巴,嘿嘿笑道:管他谁的,反正是晓雪的……

    切(晓雪带着夫侍孩子们,一齐朝竖中指!)

    这是《娶夫》的最后一章番外了,嘿嘿,《娶夫》陪伴了9个多月的时间,还真有些舍不得!以后专心码新坑,请大家支持的新书《众夫争仙》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